010 结局

小说:狂情总裁作者:杜雨更新时间:2019-05-20 03:52字数:259011

当谢菲菲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大大的空间,简约的装饰,却丝毫不失奢华之感。

“你醒了?”贺梓琳端着水,坐在床头,轻轻地递给她,随即,便眼睛眨也不眨地落在她略显苍白的脸上。

谢菲菲认出贺梓琳是贺兆峰的妹妹,接过水喝了一口,接着,豆大的泪水再一次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怎么又哭了?难道是我这杯水惹的祸?”

贺样琳的话让委屈万分的谢菲菲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接着,她扬起那张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脸,感激地望着贺辞琳道:“谢谢你。”

贺粹琳摇了摇头:“应该是我向你说对不起,看的出,你很爱我的哥哥,可是,我的哥哥却伤害了你。”

提起贺兆峰,想哭的感觉再一次从心底一涌而上,谢菲菲紧紧地咬着嘴唇,生生地将眼泪逼回了眼眶。

贺梓琳犹豫着,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和我哥哥“能跟我讲讲,到底是为了什么吗?”

谢菲菲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指甲,缓缓开口道:“三年前,我厄岁,才初中毕业。我跟我爸爸参加了一个慈善舞会,在那次舞会上,我看见了贺先生。他高大、英俊,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视线,我看着他对每一个人微笑,看着他干练地与每一位企业家握手,我就想,这该是一个多么出众的人啊。或者你会笑话我吧,可是,真的,虽然我跟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他也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存在,但是,我却爱上了他,只凭这一眼,我便认定了,他是我要的男人。

就在我想要走过去,同他说话的时候,一个女人忽然窜了出来,挽上了他的手臂。我看见那个女人娇艳无比的脸和惹火的身材,羡慕不已,低头再看看自己,根本就像是一棵青涩的水葱,我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身边?即使是我去和他打了招呼,他也不会记得我是谁。于是,我退缩了,就这么坐在一个小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他。

终于,我长大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来到他的身边,于是,我离家出走了。那一天,买通了同学,导演了一场逃婚的戏码,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然后,我又用了些小计谋,让他将我留在他的身边。我给他做早餐,叫他起床,帮他收拾房间,我觉得我很幸福。我想你一定能够体会我的心境,能够给自己爱着的人做一些事情,是很幸福的,对不对?”

贺梓琳望着她闪着亮彩的眸光,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曾经,自己不也是这样望着陆振川的吗。

谢菲菲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他和我爸爸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可是我不能接受,他怀疑我是我爸派到他身边的间谍,他说,我们是想偷取他公司的资料。你知道吗,我帮他收拾书房的时候,资料夹就放在桑子上,我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我怎么会是间谍呢?我好伤心啊真的好伤心……”

说完,谢菲菲泪水再一次滚落,那无声的痛苦,让贺梓琳轻轻一叹,将谢菲菲拥进了怀里。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要回家还是想回我哥那里呢?”

谢菲菲一怔,随即,抓紧了贺梓琳的衣服:“我 还能回去吗?我哪里也去不了了,我爸不要我了,他也不要我了,我 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六

贺辞琳叹了一口气,她还是个高中生,这些几近残酷的事情,让她如何接受?她轻轻地拍着谢菲菲的后背,像是在安抚一只受了伤害的小猫:“先住在这里吧。”

谢菲菲推开贺样琳的怀抱,感激地问:“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贺样琳轻轻地点点头:“当然可以,这里就是你的家。”

办公室里,贺兆峰正一脸悠闲地吐着烟因,贺樟琳坐在不远的角落里,第一次用嫌恶的眼光看着他。

“你来就是想跟我说这些?”

贺兆峰冰冷的眼神,让贺样琳感到陌生。她怒不可遏地问道:“哥,你就这么没心吗?你知道她为你受了多少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

“那是她和谢老大咎由自取,他们串通好了来设计我,难道我要傻的给他们当玩具不成?”

“宴会上的事,是你早就计划好了对不对?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贺兆峰没有说话,却深深地拧起了眉头。贺樟琳看着他的表情,知道自己猜对了,她一脸失望地看着这个多年来,自己当偶像一样崇拜着的哥哥,声音显得有些凄然:“你碰过她对不对?你早就知道会这样,为什么还要碰人家?你知不知道,她怕你不愿意要她,硬是往自己身上泼了污水,把自己清白给毁了,到头来,换来的却是你的无情与自私。”

贺兆峰的心里像是掀起了惊天巨浪,原本被他封锁的很好的惧恼与悔恨齐卷而来,拍打在他的胸口。

“够了,贺梓琳,你被她骗了,那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她是一个撒谎精,她的眼泪不值得你同情,她的话你也不要相信。”

“哥,为什么你就是不肯面对自己的心呢?其实,你也知道她是无辜的,对不对?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地对待自己,这么残忍地对待她呢?”

贺兆峰阴着脸,起伏的胸膛预示着此时此刻,他心中的不平静。昨天,他想了一夜,越想就越发地后悔,但他不愿意承认自己错了,他更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爱上了她口可是,贺粹琳的话像一把开刃的尖刀,再一次捕向了他的伤口,他不愿意面对,所以不耐烦地下了逐客令:“你走,离开我的公司,我要工作,你已经耽误了我太多的时间。”

贺梓琳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凄然一笑,果断地离开了。贺兆峰看着她的背影,回味着她那最后一个笑容,仿佛看见了谢菲菲那伤心绝望的表情。他深吸了一口气,却无法减缓他胸中的压抑与痛苦,他仰倒在老板椅上,闭上了眼睛,眼角,有一滴热泪悄悄滑了下来,可他却会然不觉。

一边几天,贺兆峰都是在极度忧郁的状态下度过的,他没有心情吃饭,没有心情工作,他只想窝在自己的私人别墅里,那间曾经有着他们无数回忆的卧室里,贪婪地汲取着她残留在被子里的气息。

电话在这一刻响了起来,不用看,他也知道那是贺辞琳。他快速地接听了电话,他知道,贺粹琳一定是要告诉他,关于谢菲菲的消息。

“哥,谢菲菲离开陆家了,昨天晚上,大家还见到她了,早上她就不见了,估计是半夜离开的。她现在无家可归,也不知道她能去哪儿,你快想办法找找她吧。”

“我凭什么要找她?她现在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气急败坏的挂断了电话,心中的担忧越来越重。她能去哪儿呢?如果遇到了坏人该怎么办?

该死的女人,总是不能安份一些吗?贺兆峰暗骂了一句,立即拨通了弟兄们的电话,让他们出去找人,他自己也开了车子,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搜寻着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影子。

一连几天,都没有查到谢菲菲的下落,贺兆峰几乎处于发疯的状态,学校和她朋友的家里,他都找遍了,却依然不得所获。没有办法,他强硬地闯进了谢老大的家,翻遍了所有的房间,却依旧找不到谢菲菲的影子。

这个死女人,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呢?贺兆峰的心渐渐地沉入了谷底,彻底失去了希望,他不再去公司,而是拿着酒壶,过上了醉生梦死的生活。

“菲菲“”他无数次地呼唤着这个亲切的名字,慢慢地入睡,再呼唤着这个名字慢慢地醒来。

天桥上人来人往,一个小小的影子蹲在一个角落,她慢慢地铺开一张薄毯,把几个亲手做的小首饰摆在上面,等着别人光顾。

没错,她就是谢菲菲,蹲着缩成一团,看看来往行人冷漠的脚步,心里空洞的一片黑暗。

她没有回过谢家,即使是从陆家跑出来无家可归,她也没有要回谢家的念头。倒不是因为她气恼自己的父亲对她那么绝情,而是,如果她回了谢家,不正说明了她与父亲串通好了去欺骗贺兆峰吗?

虽然他对她那般无情,可她还是对他恨不起来,他与父亲之间在生意上本来就是竞争对手,她再用欺骗的手段去接近他,难免他会误会自己。

现在,她每天都在这里摇小摊子,赚一点钱来填肚子,晚上,就缩到贺兆峰别墅花园里的一个角落,远远看着他屋里的灯火,慢慢地睡去。风餐露宿的生活很不好过,却让她觉的很踏实,她没有背叛过谁,她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爱着每一个人。

“老大,弟兄们已经把人找到了。”

贺兆峰接到电话的时候,正是不省人事的时刻,他在梦里梦见了自己正抱着谢菲菲亲吻,所以,当电话铃声将他的美梦吵醒的时候,他几乎要大骂出声。可是听到这激动人心的消息的一刻,他心中所有的怒气在一瞬间都消失了。

“她 在哪儿?”嘶哑的声音有些颤抖,那是酒精催化后,遗留下来的颓废。

“她现在在天桥上,摆小摊子。”

“什么?”贺兆峰缩紧了瞳眸,心中涌起一股酸涩。他挂断电话,顾不得满身酒气,顾不得下巴上冒出的胡茬儿,抓起外套就往外跑。

他不顾一切地跑,在人流中穿棱着,终于跑到了天桥下,却没有勇气走上去。

她现在怎么样了呢?还会原谅自己吗?无数个问题在脑子里涌现,每一个问题都在敲打鞭策着他的心。

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天桥上走,终于,那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她在认真地串着一个个小珠子,那些连接它们的线透明而纤细,在她的巧手之下,本来毫不相关的两样东西变成了一个个美丽的饰品,项链、耳环、手航天哪,真不知道,她的手还会编多少美丽的东西。

“城管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只是一瞬间,谢菲菲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将手里没有做完的东西往袋子里一收,裹起薄毯,从天桥的另一边跑掉。

贺兆峰扭过身子,看着她努力向前奔跑的模样,心中的恰惜越来越深。她就是这样生活的吗?她应该了解,她的爸爸不会真的那么绝情,对她不管不顾的,可她为什么不肯回家呢,至少,她可以不用这么辛苦啊。

城管跑到了天桥上,看了看,找不到任何可疑,又走掉了,谢菲菲这才从角落里偷偷地回来,铺开薄毯,继续忙碌。

贺兆峰情不自禁地向她的方向走去,从她苍白的脸上,他不仅仅看出了她的认真与专注,还有那被狂风暴雨侵袭过后的疲惫,还有被人伤害过后的无助与落陌。

他静静地站在小摊子前,欣赏着她的每一个作品,那些东西静静的摆在薄毯上,却注满了她的灵魂。

“先生,你要买一个吗?十块钱。”谢菲菲注意到停驻在摊子前的皮鞋,来不及抬头,便轻问出口,她怕稍晚一步就会错过一单生意,可是,就在她抬起头的瞬间,她呆住了。

“菲菲……”贺兆峰轻轻地张开嘴,如同以往一样温柔地叫着她的名字。

是他?心中一乱,手里的线被谢菲菲掐断了,闪亮的珠子洒了一地。她慌舌抛错过眼神,俯下身子去拾,可是笨拙的她,竟然捡起这颗掉了那颗,样子十分狼狈。

眼泪夺眶而出,滴在干涸的水泥地面上,一滴一滴像是一朵朵盛开的小花。她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遇见他,而且是在自己最最落魄的时候。

怎么办?捡不起来,捡不完,真的捡不完嘛谢菲菲模糊着视线,在地上摸索着,可是,那些珠子就像是在和她开玩笑一样,随处乱滚。

她想逃,拼命想逃,于是,她只把薄毯顺带着饰品裹成一团,塞进袋子里,扭头就跑。

她不想见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她要逃开。

贺兆峰三步并做两步,死死地拉住她的胳膊,用力一带,就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抱。他用力地抱着她娇小的身躯,他可以感受的到,她在颤抖。

“菲菲 ”短短的两个字,藏着说不出的疼惜。

为什么要这样?你不知道我有多么贪恋你的怀抱吗?你不知道我有多么难以舍弃你的温柔吗?

谢菲菲的眼泪越聚越多,心中所有的委屈与压抑在一瞬间齐齐爆发,可是,她那仅有的一点自尊却不允许她继续沉沦。

她扭动着身躯,试图挣脱他的怀抱,那些别扭的举动,在外人的眼里,完全像是一个矫情的小媳妇。

贺兆峰知道她在想什么,完全不肯给她逃离的机会,越来越用力地缩紧了手臂,如果可以,他要将她嵌进自己的身躯,让她变成属于自己的那根“肋骨”。

“菲菲 ……”还是温柔地喊着这个名字,谢菲菲却并没有放弃了挣扎。她听见了他心中的疼惜,可是,她可以当真吗?他曾经也是这般温柔啊。

“不要再想逃了,我不会放你走。”贺兆峰坚定地在她的耳边诉说着他的决心,“真的 不会再 放开你了 ……”

呜呜呜,原本只是低声的抽泣,却变成了嚎啕大哭,谢菲菲被贺兆峰的话打动了,所有的委屈一瞬间全都迸发了出来。

她靠在贺兆峰的怀里,拼命地用手捶着他的胸口,像是一个撒娇的孩子一般。她对他,原本就没有恨。

贺兆峰的眼眶也湿润了,他抱着她,任凭她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身上,嘴里不断地哄着她:“让你受委屈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再也不会了……”(全文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