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厮守 (大结局)

小说:腹黑王爷的小蛮妻作者:呆小菲更新时间:2019-05-21 01:16字数:667021

ps:

结局会写成这样我也没想到啊啊啊啊,只觉得写着写着就有些超出控制了,有些人和事自己感觉也没交代清楚(表揍我,我也很崩溃),这些人和事跟主人公有关,但主人公的事情已经无法继续小说了,因此他们将在新书《帝女花嫁》中出场并结局。

感谢大家的支持,小菲的第一本小说就这么完结了,心情很复杂ding (*^__^*) ……希望大家继续关注小菲的新书,新书的女主即为桂玲珑的女儿楚静(长孙静),而男人们也正式出场了几个,没正式出场的也有提名,大家能找到他们么?(*^__^*) 嘻嘻……小菲鞠躬拜谢,撒花,祝大家天天开心~

拓跋昌游出去没多久,突然听到身后哗啦一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跃出了水面。

有大口大口的呼吸声,还有拨弄海水的哗啦声。

他回过头去。

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女子大口喘着气,一双眼睛在暗夜中明亮无匹,直直看着他,嘴巴一张一合地冲他说着:

“我答应你义父的条件,求他保全所有人。”

拓跋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哭了又笑了,他只觉心中涌满了什么,热热的,暖人心脾。

他返身朝他们游去。

三日后,天空放得大晴。

湛蓝的天空下海鸥欢悦地叫着翱翔,海面平静,偶尔有阵阵海风吹过。

南诏附近的海域上,一艘艘军船威风凛凛,沿岸巡逻,见着来往客船渔船便上去搜查一番,似乎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或人。

拓跋昌站在拓跋琊日身后,循着义父的目光看着远处来来往往的船只看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喊了声“义父。”

拓跋琊日淡淡地嗯了一声。问道:“还没醒么?”

“禀义父,还没有。”

“她还守着?”

“一直守着。”

拓跋琊日沉默了一会,“让厨子多做些银鱼汤送去。”

拓跋昌有些惊讶,不过还是低低应了声“是”。

“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拓跋琊日没有回头,却仿佛看到了拓跋昌的表情。

拓跋昌想了一想,道:“孩儿不明白的事太多,不知从何问起。”

拓跋琊日笑了,仿佛拓跋昌这样的回答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义父,”拓跋昌回头看看船舱,“事情变成这样,您也预料到了么?”

“没有,”拓跋琊日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没料到长孙皓会死。我以为常家那小姑娘会带走他,而玲珑会来求我。”

“所以您在那船上安插了人手?若没有义父的人暗中接应,我们恐怕……”

“昌儿,我不是在那船上安插了人手,”拓跋琊日转过身看着他。耐心地解释道:“我在所有地方都安插了人手。”见拓跋昌又露出吃惊的模样,拓跋琊日继续道:“承汉有句话,叫有备无患。没有人能事先预料到将来会发生什么,也无法控制将来会发生的事。所以,你若想最大程度地在所有情势下都游刃有余,就需要事先在所有势力事先都安插好棋子。有些棋子可能一生都用不到,而有些棋子。用到的时候,就是颠倒乾坤的时候。比如这次,不论是你们落到谁手中,我都能把你们救下来。”

“是,义父,孩儿记住了。”拓跋昌想一想。又问:“常姑娘身边那个少年……”

“嗯,”拓跋琊日嗯了一声,道:“这个少年就是我没预料到的异数。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他叫秦蛰,是汾阳侯秦保贤的儿子。”

拓跋昌吃了一惊,“那他岂不是蓬莱王的小舅子?那他为什么要害蓬莱王的亲妹妹。就算他恨蓬莱王对秦保贤下手,也没必要这么千里迢迢……孩儿不懂。”

“这就是另一件事了,”拓跋琊日道:“这就是需要你将来自己去明白的事了。”

拓跋昌闻言还想再问,拓跋琊日却已站起身来,冲对面直驶过来的船只道:“北金使臣拓跋琊日,奉北金王上之命前来拜见睿王殿下,还望通禀。”

一个月后,武陵桃源药师谷内一座朴素的三进宅院里,冬日暖阳照着院中的翠竹,麻雀在地上跳跃觅食,喳喳叫着,一切都显得平静和谧。

一只不知哪里来的花猫溜进院子,一路穿门过院,进了最里进院子的东厢房。房里有浓浓的中药味,一个美妇人面容憔悴,伏在榻上睡着。

她紧紧抓着一只干瘪的手,即使熟睡中也不曾放开。

阳光透过窗棱照在床上,光束里漂浮着微尘。花猫蹦到窗台上,向下看着。

床上躺着一个病弱的男子,他面颊干瘪,毫无生气,若不是胸膛还有偶尔的起伏,简直看不出他还活着。

花猫似模似样地观察了一番,突然跳起,直往睡着的妇人身上跃来。

“啊!”桂玲珑一下被惊醒,挥手将花猫打落地上,花猫不满地喵呜一声,跑了出去。

桂玲珑惊魂甫定,她方才梦见自己手里拉着长孙皓拼命地往上游,眼看就要浮上水面了,却有一块甲板落了下来,打在她身上,将她又打入海中……

幸好是梦,她抚着胸口长出一口气,抬头去看长孙皓时,却发现他正微睁着双眼,安静地看着她。

眼泪无法控制,如碎裂的珍珠链子般哗啦啦落下,落在长孙皓枯槁的手上。

“你醒了……醒了……”桂玲珑呜咽着喃喃,自己都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

长孙皓眼里泛起一丝笑意,他想抬手去擦掉她的眼泪,却只有食指勾了一勾。

高兴的、细碎的哭声传出房去,院子里的麻雀和翠竹却不受影响,庭院依旧是静悄悄的,整座药师谷也是安安静静的。

又过了一月,长孙皓终于能在桂玲珑的搀扶下到院子中走一走了。此时是他一生中身体最虚弱的时候,却又是他生命中心灵最满足的时候。

他在桂玲珑的悉心照料下日渐好了起来,他们虽还有孩子们要操心。但总算可以相知相守,再也不用忍受相思之苦了。午夜梦回,两人经常就这么依偎着,平静地谈论上京城中的蓬莱王。罗桦羽,楚知暮,还有随镇海侯远走的静儿,被蓬莱王留在身边教导的腾儿。儿女固然是父母永远的牵挂,但能倚靠着相伴终老的,却唯有身边的人。

风波过后或许还有风浪,但最重要的或许不是如何面对,而是能一起面对。

又过了几日,长孙皓身体愈好了些,桂玲珑便扶着他来到药师谷口略站一站。

外边已是冬寒时节。药师谷却因为有海风吹入,还很潮湿温暖。

桂玲珑因怕长孙皓着凉,特特给他穿了许多衣服。

此刻长孙皓看起来一点英武气息也无,反而像个臃肿的中年大叔,若不是他脸颊仍因为卧病在床过久而凹陷。乍见他的人肯定会以为他是个大胖子。

长孙皓知道自己看起来有些可笑,却不以为意,反而很享受这般被人知冷知热地疼着的感觉。以往他南征北讨,虽然不曾缺吃少穿,却何曾享受过这种被人体贴照顾的温暖?

两人到谷口不久,便见谷外一匹骏马飞驰而来。长孙皓是识货之人,眼见那马奔驰如飞。长髯烈烈,不是普通马匹,不禁看桂玲珑一眼,心里有些不安。

“无妨,”桂玲珑不待他说已知他的意思,“是郑希勇来了。”又笑,“郑希勇是个福将,只要有他在,肯定有什么好事会发生。”

长孙皓闻言笑,“是真的么?天底下竟真有这样的人?”

“自然是真的。不信你等着看。”桂玲珑十分自信。

长孙皓心里一动,玲珑今日将他带到谷口来,偏偏郑希勇就来了,莫不是有什么事?看桂玲珑笑得一脸幸福,不禁暗猜到底是什么事。

不多时郑希勇便到了谷口,远远看见站着的两人,脸就笑开了花,“侯爷和夫人这么早就出来了?车驾马上就到。”他却还是习惯称呼长孙皓侯爷。

“谁的车驾?”长孙皓问。

“自然是小主人的车驾。”郑希勇搓着手拉马过来,眼里神采奕奕。

小主人?

“是……凡儿来了?”长孙皓先是双眼一亮,高兴道,心里想到静儿和腾儿,又有些遗憾。

“正是。因要秘密安排,掩人耳目,所以才耽搁了这般久。让夫人和老爷久等了。”

“无妨无妨,”长孙皓高兴道,“这孩子没少给你们添麻烦吧?”转头又对桂玲珑道,“你可要做好准备,这孩子不是好相与的。”

郑希勇闻言笑笑,看着两人心里开怀得很,历经波折,终于见到两人可以长相厮守了,他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顺着他们的目光朝谷外看去,郑希勇转念又想到自己今日出来夫人催促的事,不禁搓了搓手,想着待会该如何开口。

不多时,谷口一辆小巧精致的马车驶了来,车旁傍着三匹骏马,马上之人远远看到谷口站着的人,不禁挥手招呼。

“是卫临、小盛子和穆楚!”郑希勇边举手招呼,边对桂玲珑和长孙皓道。

该是听到了马车外的人的禀告,小车车帘一卷,一个小脑袋露了出来,朝桂玲珑等人看来。

桂玲珑心潮澎湃,不禁握紧了长孙皓的手,眼里湿湿的就要流下泪来。长孙皓握着她的手,心里十分感慨。

“啊!下雪了!”正在挥手的郑希勇突觉手心有些凉,看看手心,惊讶道。

果然,天空飘飘扬扬,漫漫洒洒,无数软如柳絮的雪花飘落下来。

转眼马车驶到谷口,几人各各相见。桂玲珑心潮澎湃,紧紧盯着车帘。

车帘卷起,一个长得精精巧巧,如玉雕般的孩子露出头来。看到长孙皓欢呼一声,蹦出来就窜进了他怀里。

长孙皓高兴地搂住他,正想让他露出头来见见桂玲珑,孩子已经在他怀里偷偷看着桂玲珑,小脸上摆出一副严肃的大人模样,道:“你就是一出生就遗弃了我的亲娘么?你快些想想,怎么补偿我这些年的损失吧。”说完又拉长孙皓,“爹爹,我知道你喜欢亲娘喜欢得紧,但我是你亲生儿子——你最喜欢的女人给你生的亲生儿子,你得站在我这边才行。”说完挣脱了长孙皓,双手环胸,雄赳赳气昂昂地看着桂玲珑。

众人闻言不禁一惊,随即又都笑起来。桂玲珑也不禁破涕为笑,蹲下身向他伸出双手,道:“你想要什么,娘都补给你。”

那孩子小嘴翘了一下,软软地扑进桂玲珑怀里。

本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