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守望

小说:妖灵志异作者:荼蘼幻儿更新时间:2019-05-20 03:17字数:147845

一片纯白的空间,依旧是那座塔顶的宫殿。【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请搜索f/h/x/s/c/o/m】铺着,羽绒被褥的床单上,面色平静的淇奧,静静地躺着。

他已经在这里沉睡了三天三夜,灵硕也在此守候了三天三夜,寸步不离茶饭不思,此刻因疲惫睡去,脑袋伏在在淇奧的胸口。

淇奧的手指似有有颤动,眉头紧皱之后,竟突然的开了双眼。眼前的白光,让淇奧极不适应。他模糊间看到自己身上趴着个脑袋。

“硕儿,”他喃喃,坐起身来。

动静使得灵硕倏忽地清醒。她本就保持着警惕,所以就算是再小的动静都可以将她从睡眠中惊醒。

灵硕从软乎乎被子上抬起头来。看到了半支着身子的淇奧。

“魔头!你快吓死我了。”灵硕说着这句话,眼眶竟然红了起来,她伸手环抱住淇奧,扑在他的身上。

淇奧无措,刚醒来的他口干舌燥,头脑晕沉,找不到安慰的话。便只伸出手臂抱住灵硕的肩膀。

“淇奧,灵硕在淇奧的怀里突然的抬起头来。她将双手搭在淇奧的肩膀坐在床边。

“叶倾绝他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要给你放血他也不让!是不是要我担心死你们才高兴!”

看到淇奧清醒,灵硕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眼睛也不自觉地泪眼盈盈,她又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女人,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变成眼前这样,情绪上自然是不好控制。

“末影没死对不对!你噬了他的灵能,可是他的元神与你的一般强大,所以便一同在你现在的躯体里存活着。”灵硕是个医生,关于元神的事自是知道一些,何况她和叶倾绝为了找到叫淇奧苏醒的法子,简直是把海璃的藏书翻了个遍。

“没关系,时间一长,末影的灵能自然会在拮据中消散,没什么好担心的。”

淇奧这样的安慰着灵硕的情绪,然而他心里明白,所谓元神时间长而被消失的这种情况,是十分艰难的,需要自己有着极其强大的魂能修为,而眼前的自己,对此等禁术驾驭得并不轻松。

元神错乱这样的事情,即使是在灵硕,辛苦翻找来的上古秘术上,也是记载寥寥,然而正是因为这种情况的稀少,所以她对其有着很清晰的记忆,元神错乱从来就没有自动消减,有好转这样的说法,即使淇奧修炼了魂能。然而,若是他真心有能力驾驭两个元神,也就不会出现那般崩塌的情况!

“淇奧你不用骗我,元神错乱这样的情况,我这几天研究的透透,哪里会像你说的那样,发生那么好的事情!末影和你一样的天资,也是个噬灵,那么你们两个在元神上,也是能力相当的呀!要想叫这种崩塌的情况得到解决,要么你突然之间,将自己的魂能练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要么便、、、、、、”

“要想一个办法,将另一个元神逼出!”

远远传来月朗风清的声音,将灵硕的后半句话硬生生堵了回去。

凌朔和淇奧一同看向声音的来源,宽袖大摆脚步生风,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叶倾绝。

“只要将一个元神逼去,淇奧的毛病就不治而愈了!”他很是轻松地说出这样一句话,厅中另外两人的表情却疑惑起来。

灵硕原本想说的是,永无痊愈之日。

逼出一个元神?

“淇奧体内的两个元神,能力相当之,虽然这两个元神并不能分出个胜负,但是淇奧的元神既然能进入末影的体内,那么,为什么不能叫末影的元神出来呢!”叶倾绝言语间透露着欣喜。

灵硕思索着叶倾绝的话,元神可以进去那么必然可以出来!叶倾绝说的不无道理,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她看向淇奧表情也欣喜起来。

从叶倾绝说出那句话便一直蹙着眉头的淇奧,不忍心打断这两人的欢喜。他这会儿刚刚从昏迷里醒来,得到了长久的休息,神智上非常的清醒并且稳定,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那两个互相独立的元神,各自安静着。暂时没有什么冲突。

他能够感觉到这两颗元神充沛的魂能,从某种意义上。他将自己的元神带到末影的体内,必然会损害到末影原本的元神,这也是为什么当末影在淇奧体内占据主导位置时,淇奧会是发疯的状态。魂能的吞噬融合,并不像叶倾绝和灵硕想象的那样简单。

自己既然已经吞噬了莫姐的混能,虽无法保持安宁,但却也不是想拆分便可以轻易拆分的。那颗绷坏的元神和自己安好的元神,在自己体内一样的稳固,自己又缺乏对那崩坏元神的控制,想要将这元神逼出体外,谈何容易?

“淇奧你怎么了?”见淇奧没什么反应,灵硕轻声问到。

淇奧将自己体内两个元神的状况,说给了叶倾绝和灵硕,他的话无异于一盆冷水,使过度乐观的二人,有了一些清醒。

叶倾绝欣喜的神色黯淡了下去。

坐在床边的硕儿,将脑袋埋在了被子里。

“除非,我可以找到一个人。”淇奧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来。

“什么意思?”远处的叶倾绝表情疑惑。

“海璃淇氏一族噬灵时期的真身是海蛇,我能想到让自己体内元神力量平衡的唯一方法,就是将我自己完整的元神分裂,逼出我的真身。”

“那么”叶倾绝喃喃,“你的两个元神不就都毁了么。”

“所以,我要去找一个人。”淇奧目光坚定,“这件事情,只有他可以完成。”

将头蒙在被子里的那一只鸵鸟,干脆不将头抬起来,她用拳头敲打着淇奧的胸膛。

“去吧去吧去找吧!分裂元神,你就是想作死自己,你去吧,死了我也不会给你收尸。”她一点儿都不觉得,淇奧的创意是个好想法,因着她对淇奧的了解,这一定又是个险中又险的法子,就像他吞噬了末影的灵能一样,分裂元神,也一定有着非常大的危险。

“硕儿,淇奧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只有放手一试了。你莫要拦他,没有把握的事情,他可不是经常会做。”叶倾绝这话,话里有话,包含着对之前,淇奧那番自有分寸之言的讽刺。

而叶倾绝的眼神,平静又犀利,他盯着淇奧表情没有半分柔和,褐眸里有些挑衅。

他想叫淇奧将灵硕被封印的记忆还回来,也希望淇奧以后做事的时候,不要一意孤行,毕竟淇奧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淇奧,他的身边多了硕儿,多了自己。

替我照顾好硕儿,齐豫静静地来了一句,他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凌朔,神色里没有半分犹疑。

“淇奧!”灵硕倏忽抬起头,把自己的脸凑向淇奧,“淇奧你真的是又要去玩命啊!我不要,你去哪我就去哪!要死就一块儿死,我才不要在家里担惊受怕。”她吸着鼻涕,皱着鼻子,看上去没有半分英豪的样子。

“谁都不能和我一起去。我要去的地方,是淇氏一族的秘境,在大海的深处,除了我,这世间怕是没有什么人能到哪里。”

淇奧十分理智,他没有被灵硕的情绪所困扰。

灵硕手上的锁魂镯,因为他自己情绪的波动,而闪着幽幽的光。

淇奧抓起灵硕的手,“我已是不死之身,所以元神永不会被消灭。所谓的风险,不过是走火入魔,或永居幻境,如果我再也回不来,或者变得疯狂,都可以通过御魂镯第一时间得知,红光是魔,白光是渺茫。我若是走火入魔,叶倾绝你和左寒,一定要将我置于死地。”

他看着硕儿却与叶倾绝沟通,此中意味明显的不能再明显,若是自己此去不归,硕儿海璃,淇奧身上所有的一切都将归于叶倾绝,叶倾绝是唯一能照顾好这两样东西的人,此刻大家都别无选择。

“我的能力你放心,海璃绝不会出什么事情,就怕你没有这个福分,回来把这些东西拿回去。”叶倾绝平常是个好脾气,心思戏谑的很,可发生了的种种一切,已然将他的另一面,激发了出来。那样的清冷,那样的孤傲,不无犀利,又不无冷静。

“淇奧,你要去多久?”叶倾绝问,看淇奧如此打算,想必去的时间一定不会短,千年万年,这样漫长的时光,他倒是没有感觉只是苦了硕儿,这小丫头刚刚动情,便要面对如此离别。

淇奧盯着叶倾绝,表情十分严肃,“两天,切莫要出任何闪失!”

他的这一回答,叫叶倾绝呆若木鸡,灵硕则直接吃惊的嚎啕出一声,‘什么!’

只是去两天,只是去两天,这魔头的话语却像要离别千百年一样!

“淇奧,你,叶倾绝忍俊不禁的苦笑起来,这魔头居然在这个时候,跟自己开玩笑。

淇奧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就向着房屋另一边走去,

“若是真着急后天上午到海滩来,我一定会在正午之前我一定会回来。”

他实在不想大家都沉浸在这种,悲怆的情绪,何况自己此行是要去找老祖母,传说中活在海里的人物,对常人来说遥不可及,然而奇遇,因为极高的天资和魂能,幼时便与老祖母有了联系,出入深海禁区,犹如出入自家花园。

刚刚叶倾绝提起逼出元神,他心思里就琢磨开来,自觉地想到了老祖母,深海幻界密地,老祖母手中的奇幻秘术,也许就有分裂自己元神的方法。这是像童话一样的故事,然而奇遇找不到机会向两人解释,所以刚刚放任两人在那儿瞎担心,灵硕和叶倾绝都以为自己又要用什么古怪的邪法,难道他在两人心目中,果真是这样魔头般的存在?

虽没有笑,然而淇奧上扬的嘴角,已经透露了他欢快的心思。

这,这淇奧,叶倾绝看着他的背影,抱起胳膊,轻轻地来回摇头。心思里满是吐槽。

“硕儿,咱们去是不去?”叶倾绝站在原地,询问的语调有些拉长。

他看着灵硕呆若木鸡的神情,和气鼓鼓的脸颊,就知道一腔真心被戏耍了的灵硕,此刻似乎难以置信。

“叶倾绝,魔头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吗?”硕儿心里有着淡淡的失落以及某些说不清的情愫。

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仿佛很介意淇奧这样做,可是又很庆幸,庆幸淇的情况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严重。

为什么在魔头面前,她总是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啊!耍人玩很有意思么?臭魔头!不要让自己抓到机会,否则一定把他耍的惨惨的!

好吧,她承认她有些被戏弄后的暴怒,所以在心底可劲儿地咆哮着!

“小硕儿要是有气,等魔头回来了我帮你一块儿收拾他!”叶倾绝恢复了笑意。看着凌朔纠结而又变幻的表情,叶倾绝就对灵硕心里的想法知道的八九不离十,传说中那种情绪都写在脸上的人,不就是硕儿吗。这让他的心情变得好上加好。

“好勒,叶倾绝咱们走着,去沙滩准备给魔头收尸!”

倏忽从床边站起,嘣的一下像个小弹簧,走到叶倾绝身边拉过他的胳膊,头也不回的就向着塔下出发。

不知道没有空格了大家读起来习不习惯,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