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大结局

小说:江湖一担皮作者:李凉更新时间:2019-05-20 02:49字数:549958

长安城里,一夕之间出了几桩大事。

第一桩,就是北城那座巨宅爆炸焚毁,巨大的爆炸声,不但震惊了整个长安城里的居民,也把拥著杨贵妃好梦万酣的玄宗皇帝惊醒。

他爷爷的,这还了得,谁敢把皇帝老子吵醒?

内侍总管马上传旨彻查,查的结果,这座久已无人过问的巨宅,却查出了问题,而且,这个问题牵涉的相当大。

原来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想当太子没当成,武则天死后,他没了靠山,居然借出入禁宫之便,跟前朝韦后搞上了不干不净的关系,活生生地送了顶绿帽子给睿宗皇帝戴。

这还不说,韦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中宗,立疡为帝,临朝乱政,乱七八糟的搞一通。

她的相好武三思,自然也得势了。

幸为太子(当今皇帝玄宗)联合李多柞发兵,杀丁这对**宫廷的奸夫***。

树倒糊孙散,武三思的一批亲信和心腹,自然各自逃命,而城北那座巨宅,即是其中一名武官所置的产业。

当玄宗的大军尚未兵临城下,那位老兄早已闻风举家逃之夭夭,所以巨宅从此成了无主的空宅。

想不到,如今竟被洪天尊所利用。

官府回报之后,玄宗皇帝龙颜大为震怒,下旨追查屋主下落,至于查不查得出眉目,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二桩大事,虽不惊动皇帝名子,但却引起长安城相当大的震撼。

因为城里数一数二的大钱庄盛源记今天突然关门大吉,杨老板不知去向。

第三桩,一般人并不关心,但对江湖中的人物来说,却无异是惊天动地的消息,玉小仙和古小天已丧命,而且就死在北城那座爆炸焚毁的巨宅内。

消息不径而走,很快就传了开去。

于是,满城风雨,议论纷纷————-

就在看热闹的群众络绎不绝赶往北城,涌向那座形同废墟的巨宅时,一对祖孙模样的老头儿和少女,也挤在了人群里凑热闹。

老头儿已七旬以上,身子骨倒很硬朗,看不出弯腰驼背的老态龙钟。

女娃儿身材娇小玲咙,模样儿长得十分乖巧,尤其那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一看就知道她聪明绝顶,外带刁钻。

原来,他们就是小天和小仙。

由于圣旨彻查回报,官府不敢马虎,动员了大批公差,在瓦砾堆中掘寻尸体,忙得不亦乐乎。

但是,挖掘翻寻了一整天,却是毫无所获,烧焦的老鼠尸体倒不少。

天色已暗,公差收工了,看热闹的人才纷纷离去。

小仙早已暗中注意到,有两个鬼鬼崇崇的家伙,形迹十分可疑,尤其,未能掘出尸体,似乎使他们非常失望。

当他们失望而去时,小仙急向小天一施眼色,也悄然跟了上去。

两个家伙均年约三十开外,长得樟头鼠目,看得出武功不弱,却扮成乡巴佬,而且未带兵器。

他们来到北城一家一枝春酒楼,小仙和小天也跟了进去。小天和小仙等他们选了临街窗口的座位坐定之后,才在附近的桌位坐下。

他们似乎约好了什么人在此见面,吩咐伙计摆上四付筷子酒杯及小盘,点了不少的菜。

小仙和小天虽然整天没吃什么,惟恐露出破绽,不便像平时那样大吃大喝,点了不少的菜,而只点了几样简单的菜肴。

一个是七旬以上的老头儿,一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哪能当众狼吞虎咽呀。

小天发现,两个鬼鬼崇崇的家伙在注意他们,忙干咳几声,装模作样道:“呵呵,多走了几里路,就腰酸背痛,年岁大了啊……”

小仙故意抱怨道:“爷爷,你就是不听话,舍不得花几两的银子,雇辆马车不就省得跑路了。”

他们这一拉一唱,目的是表明祖孙关系,而且是来自外地,好让旁边那两个家伙消除怀疑。

果然,两个家伙不再注意他们,开始轻声交谈起来。

靠近窗口左边的汉子,探首向窗外下面一张,始道:“她们该来了吧?”

另一汉子笑道:“天刚黑,你就等不及啦!”

左边的汉子笑了笑,忽道:“老方,你说这事怪不怪,老鼠烧焦了都有尸体,人的尸体反而找不到。”

老方道:“说不定被炸成肉酱了吧。”

左边的汉子不以为然道:“不可能,炸成肉酱,也能见到一些残肢缺体或尸骨呀。”

老方诧然问道:“老丁,你的意思是说,那两个小鬼根本未死?”

左边那叫老丁的道:“死没死我不敢说,但未见他们的尸体是事实,反正不关咱们的事,回头把所见所闻,转告那两个娘们儿就算交差。”

老方笑道:“队,办这么点事,看看热闹而已,就是每人五十两银子,这种好差事最好天天能遇上。”

老丁眉飞色舞道:“那咱们很快就发财啦,哈哈……”

他们的谈话,小仙和小天听得清清楚楚。

果然不出所料,是想证实焚毁的巨宅内,是否发现尸体。

不消说,他们等的两个娘们儿,定然就是以前迎春阁的女郎,杜梅音和胡丽菁的手下。

菜刚端上桌,果见两个村姑打扮的女郎匆匆赶到。

她们虽未施脂粉,依然艳丽动人,眼光只一扫,便向那两个家伙的方向走去,径自入座。

这回老丁和老方说话声极低,嘀嘀咕咕不知向她们说些什么。

但小天和小仙猜也猜得出,必是把他们所见所闻,外加判断,全部告诉她们。

两个女郎似乎急于回去复命,问明一切,即起身离座匆匆而去。

当老丁和老方举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眼光无意间向隔桌一瞥,才发现那一老一少已不知去向。

月黑风高。

出北城十里外,有一座废弃已久的破庙。

蔡捕头数年前,就是在这座破庙里,撞上那烂醉如泥的悍盗,交上了大运的。

今夜,这里相当热闹,除了元文泰找来的那些江湖人物,尚有杜梅音和胡丽菁,以及她们手下的一、二十名女郎。

那几个近年崛起于江湖的黑道人物,昨夜在盛源记钱庄里,被小天和小仙闯去搅局,实在扫兴。

好在今夜获得了补偿,非但由那些女郎施出混身解数,先让他们尝到甜头,而且见到了久闻艳名的胡丽菁和杜梅音。

现在,男男女女围在火堆旁,如同在举行营火晚会。

那个叫郁雄的粗犷汉子,昨夜跟柔柔的当众表演,紧要关头被两个小鬼闯来打断。

今夜虽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决高下,毕竟如愿已偿,证实强将手下无弱兵,胡丽菁调教出来的这些女郎,功夫果然不含糊。

此刻他虽精疲力尽,仍然强打起精神,跟其他几人交头接耳一阵之后,突然站起身道:“元老、胡姑娘、杜姑娘,大伙儿要在下代表说几句话……”

元文泰比个手势道:“请说。”

郁雄眼光一扫,遂道:“咱们这次随元老来长安,最大的收获,就是能结交胡姑娘和杜姑娘,可谓不虚此行,所以,咱们几个刚才已经商议过,决定加入,追随元老和二位姑娘手下。”

元文泰欣然笑道:“好,好极了,还是胡姑娘和杜姑娘的面子大,哈哈……”

胡丽菁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地道:“承郁兄和各位看得起,非常欢迎,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对对对,一家人。”郁雄粗犷地大笑道:“今后如果用得著咱们,无论出力卖命,尽管吩咐,谁要皱一下眉,就他***是狗狼养的。”

杜梅音笑道:“郁兄言重了,咱们今夜在这里相聚,等于是结盟,只要大家拿出诚意来,以诚相交就够了。

郁雄连声应道:“是是是,杜姑娘说的对极了,如果缺乏诚意,那他***搞个屁,不如各干各的。”

元文泰附和道:“不错,没有诚意,还共什么生死?”

郁雄接下去道:“所以大伙儿一致认为,咱们尚未见过的那位洪爷,实在毫无诚意,哪有连真面目,真名实姓都不让咱们知道的。”

其他几人异口同声道:“就是嘛,就是嘛……”

杜梅音趁机问道:“各位的意思,是要逼洪爷向大家表明身份?”

郁雄断然道:“他不表明身份,就表示毫无诚意,这种人咱们怎能跟他合作。”

另一壮汉道:“咱们替他卖命,到头来送了命还不知是为谁送的,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表示对洪天尊故作神秘,隐瞒身份的不满。

杜梅音正中下怀,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转向元文泰问道:“元宫主,既然大家都有这种想法,你看是否应该向洪爷提出?”

元文泰面有难色道:“这……”

杜梅音单刀直入问道:“元宫主是否怕他翻脸?”

元文泰沉吟一下道:“如今咱们既已决心结盟,以三方面的实力,已有足够逼他摊牌的本钱,那倒不怕他翻脸,不过,目前尚不知他此行的成败,还有那两个小鬼,是否真的死了?”

杜梅音正色道:“两个小鬼是死是活,等青儿她们回来就知道了,不过,无论洪爷此行的计划成败,或两个小鬼的死讯真假,咱们都必需先解决根本的问题,逼洪天尊表明身份,否则,一旦把所有外力都摆平了,而摆不平的就是他。”

元文泰把头一点,郑重道:“不错,杜姑娘这话非常有道理,到时候咱们已失去利用价值,说不定就被他一脚踢开了。”

胡丽菁更危言耸听地道:“一脚踢开还好,万一他们不愿暴露身份,担心咱们知道的太多,把咱们全都杀了灭口,那才死得不明不白呐!”

郁雄沉不住气道:“既然有此可能,咱们就得先发制人,非逼他表明身份不可。”

胡丽菁问道:“如果他断然拒绝呢?”

郁雄扫了其他人一眼,激动道:“反正咱们尚未加入他,那就看元老了。”

所有的眼光,不约而同转向了元文泰。

他沉思片刻,终于当机立断道:“洪天尊如果不表明身份,我就决定跟他拆伙。”

大家异口同声,一致表示支持元文泰。

正在这时,突闻一阵狂笑,顿时,使所有人出其不意地一惊,齐向破庙口看去,带著大批黑衣蒙面人突然出现的,赫然正是洪天尊。

“洪兄!”元文泰一惊而起:“你不是……”

仍然戴著黑布面罩的洪天尊,嘿然冷笑道:“想不到吧,我会突然赶回来,参加各位的结盟大会。”

所有的人已纷纷站起,各自暗中戒备,显然看出洪天尊的来意不善。

杜梅音挺身而出道:“洪爷,咱大家并无恶意,只是希望既然合作,共襄盛举,就应该彼此拿出诚意来,洪爷,你说对吗?”

“对,完全正确。”洪天尊沉声道:“当初我找元宫主合作,以及后来找上你们,好像事先大家对我必需将身份保密毫无异议,既然同意,那就愿打愿挨?没话可说,可是,你们却趁我不在长安,私下共谋逼我表明身份,难道这算是合作的诚意?”

杜梅音顿时哑口无言。

洪天尊接著又道:“幸好我已察觉出来,借口去执行一个计划,故意离开长安,让杨得意安排你们双方见面。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一拍即合,打算联合起来计算我了。”

元文泰惊问道:“你跟我定的计划原来是假的?”

洪天尊坦然道:“不错,不错,我也要求证一下,看看你们对我的诚意如何?”

元文泰振声道:“既然如此,现在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如果大家一本初衷,仍要继续合作下去,就请洪兄表明身份吧。”

洪天尊冷冷一哼道:“好一个一本初衷,如果元兄不健忘的话,应该还记得,咱们当初是如何约定的吧?”

元文泰也不甘示弱道:“现在情况不同了。”

洪天尊阴森地一笑,问道:“如果我仍然不愿意表明身份呢?”

元文泰断然道:“那咱们就此拆伙。”

洪天尊未置可否,突然纵声狂笑起来。

笑声如同夜枭怪鸣,令人不寒而栗。

元文泰惊怒交加,扫了大家一眼,愤声道:“洪兄,这是你给我的答复?”

洪天尊狂笑声突止,不怀好意地道:“我的答复是,既然彼此已生异志,不如就此地分手。”

说完,他掉头就率领众人离去。

大家反而大感意外,想不到他居然如此干脆,说走就走,莫非……

念犹未了,突从四面八方,飞掷来无数铁弹。

只听杜梅音一声惊呼道:“当心炸……”

大家未及逃散,落地的铁弹已爆炸。

顿时,爆炸声连响,交织在惊呼、惨叫声中,惊乱成一片。

元文泰、杜梅音和胡丽菁等人,则及时冲出了破庙。

但是,洪天尊亲自率领的近百名黑衣蒙面人,已将整个破庙四周包围。

一见他们几人冲出,即刻一拥而上,展开围攻。

他们只有元文泰、杜梅音和胡丽菁及三男七女,一共男女十三人,真他***是个不祥的数字。

洪天尊也亲自出手,加入了混战。

对方全都是黑布蒙面,使杜梅音和胡丽菁,无法辨出哪些是她们以财色相诱,找来交给洪天尊的江湖人物。

胡丽菁情急叫道:“咱们的人快过来。”

洪天尊大笑道:“他们全替我去卖命啦!”

胡丽菁惊怒交加,突自发间取下蔷薇钗,直向洪天尊扑去。

但她尚未扑近,两枚铁弹已在面前掷地爆炸开来。

轰轰巨响中,胡丽菁被震得飞到半空。

“哇!”只听她发出一声凄厉惨叫,血洒满天,身未坠落已告毙命。

“大姐……”杜梅音惨呼一声,奋不顾身向洪天尊疾扑而去:“洪天尊,我跟你拼了!”

洪天尊冷叱道:“找死!”

杜梅音已形同疯狂,出手就是仗以成名的兰花指,疾点对方全身各大致命要穴。

洪天尊哪容她近身,双手齐扬,数枚铁弹飞掷而出,连续在杜梅音四周爆炸开来。

杜梅音身手矫捷,及时拔身而起,凌空倒射,始未被炸伤。

但随在她身后的几名女郎,却闪避不及,遭了池鱼之殃。

“啊……”

“哇——————”

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几名年轻貌美的女郎,就在这眨眼之间,被爆炸的铁弹夺去了生命。

眼见她们惨死,不仅杜梅音心痛,连元文泰和那三个壮汉,也大呼可惜。

就这一分神,三名壮汉被十倍于他们的黑衣蒙面人一拥而上,合力围杀,终于他们寡不敌众,追随那几个女郎们去了。

这边只剩下元文泰了,他在奋力抵抗二、三十名的黑衣蒙面人。

老狐狸也发了狠,施展出毕生所学,出手招招都是狠毒杀招,一口气连毙十几名黑衣蒙面人。

但对方人多势众,又涌来二、三十人,个个奋不顾身,完全是玩命的作风。

杜梅音更为吃力,不但被十几名黑衣蒙面人围攻,尚需对付武功不在她之下的洪天尊。

洪天尊眼看对手只剩下了杜梅音和元文泰,不由地笑道:“杜姑娘,如果你现在投降,我可以饶你不死,不过,你得陪大家乐上一乐……”

“放你娘的屁!”杜梅音惊怒一声,双手齐分,击倒攻近的两名黑衣蒙面人,猛向洪天尊扑去。

洪天尊不闪不避,突然双掌齐发。

轰然巨响中,两投狂□怒卷,震得杜梅音扑势一挫,连退三大步。

洪天尊却揉身欺近,出手如电,屈指成钩,当胸一把抓住杜梅音的胸襟。

她穿的薄绸劲装,那经得起洪天尊的一抓一撕,丝地一声,胸襟顿被撕了一大片,露出了红肚兜。

娇躯急向右闪时,她也还以颜色,骄指如剑,以兰花手独特点穴手法,疾点洪天尊天池、期门、章门三处大穴。

洪天尊虽闪避够快,仍被十道阴柔指风,点中天池穴部位,幸好未被她指力点中,否则不死也得重伤。

杜梅音趁机横跨一大步,双手齐拂,她挥出一片掌影罩向洪天尊全身。

洪天尊天池穴被指风点重,顿觉整条右臂有点发麻,无法使力,不禁惊怒交加,左手一扬,又是数枚铁弹飞掷而出。

杜梅音急忙全身暴退,可惜已来不及,一枚铁弹在她脚边不及两尺处爆炸开来,尽管她已全力向右斜掠,整条腿仍被炸伤,摔倒地上。

附近的十几名黑衣蒙面人,立即一拥而上,合力将她制住。

元文泰大惊,这一分神,被十几件不同暗器,同时由四面八方射中。

“啊……”

元文泰一转身欲逃,几把刀剑同时攻到,将他双臂齐齐砍下,倒地昏过去。

洪大尊席地打坐,运功使右臂血脉恢复了畅通,始站起身来,走向仍图挣扎的杜梅音,嘿笑冷笑道:“可惜,可惜,如果你们不是心怀异志,企图联合紫微宫威胁我。本来可成为我的得力帮手。”

杜梅音把心一横,怒斥道:“不必猫哭老鼠,既然落在你的手里,要杀要宰,你就看著办吧!我杜梅音要皱一皱眉头,就枉称冷面观音。”

洪天尊狞声道:“好,我倒要看看,你的眉头皱不皱,哈哈————”

狂笑声中,只见他一施眼色,几个按住杜梅音的黑衣蒙面人立即一起动手,七手八脚地,刹时将她全身扒了个精光。

杜梅音大惊失色,惊叱道:“洪天尊,你——————-”

洪天尊充耳不闻,一声令所,所有黑衣蒙面人全赶过来,排成一条长龙,看这架势,要对付一个伤腿女子……

夜色正浓。

两个村姑打扮的女郎,飞也似地直奔破庙而来。

当她们奔近时,乍见破庙已炸毁,庙前遍地男女尸体,顿时被这惨烈的景象惊呆了。

就在这时,扮成一老一少的小天和小仙,也随后追踪而至。

“哇塞——”小仙倒吸一口凉气。

两个女郎竟浑然无觉,好像根本未听到小仙的惊呼,眼光一扫,发现**裸的躺在数丈外的杜梅音,急忙冲了过去。

她们忙蹲下查看,只见杜梅音已奄奄一息,两眼却惊恐地睁著,露出失神而愤怒的眼光。

“杜姑娘,杜姑娘……”一名女郎连声轻唤著。

但杜梅音毫无反应。

小仙趁小天在查看遍地尸体,走了过去,认出那**的女子是杜梅音。

两个女郎仍浑然未觉,继续轻唤道:“杜姑娘,杜姑娘——————”

小仙突然取出小瓶,倒出两粒红色药膏,递向她们道:“喂,把这个喂她服下,试试吧!”

两个女郎这才猛然一惊,霍地双双跳起,准备出手。

小仙笑道:“我要伤你们,你早就没命了。”

一名女郎惊诧道:“你,你是什么人?”

小仙道:“别浪费时间,先看看能不能保住她的命再说吧。”

那女郎不敢再多问忙接过两粒药丸塞入杜梅立口中,助她吞服下去。

忽听小天招呼道:“小仙快来啊!老狐狸还没死!”

小仙忙赶过去,果见元文泰缓缓睁开眼睛,惊骇地望著蹲在一旁的小天。

“他爷爷的,命还真大啊!”她发现元文泰双臂已断,居然未死。

小天即道:“老狐狸,快告诉咱们这里是怎么回事?”

元文泰一时未能认出这一老一少,有气无力地问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小天道:“那你就不用管了,如果你不愿说,咱们也不勉强,你就慢慢的等血流干吧!”

元文泰犹豫一下,终于说出了入夜的全部经过。

小仙不禁惊恐交加道:“他爷爷的,那个叫洪天尊的真够心狠手辣喔!”

小天有些失望地问道:“老狐狸,你真的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元文泰沮然道:“要不是为了逼他表现身份,就不至于反目成仇了。”

小仙不由地骂道:“你这老狐狸,真他爷爷的是混蛋加三级,连和谁合伙霸占江湖都搞不清。也亏你有胆,居然敢背叛紫微宫,以宫主自居,挑起这场腥风血雨和漫天战火。”

元文泰欲哭无泪道:“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切己悔之莫及,不知你们要如何处置我?”

小天道:“你是紫微宫的叛徒,咱们无权过问,自会把你交给宇文奇老前辈亲自处置。”

元文泰惊问道:“你们要把我送回栖雾谷?”

小天笑了笑道:“宇文前辈已经来了,他老人家要带你去哪里,咱们可管不著,否则,我又要被人骂鸡婆了。

说著,瞥了小仙一眼。

小仙正要反唇相讥,突见服下药丸的杜梅音,竟霍地挺身跳起,不顾腿伤,狂笑跳奔而去。

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冷面观音,居然也赶时鬃裸奔啦!

两个女郎急起直追,一起大叫:“杜姑娘,杜姑娘……”

小天起身欲追,却被小仙喝阻道:“人家没穿衣服,你追个什么劲?那么大年纪了,真是老不羞。”

“可是……”小天一时找不出话反驳。

小仙道:“咱们要知道的全都知道了,不知道的那娘们儿也不知道,让她去吧!”

小天正未置可否,突见几条人影飞奔而来。

来人正是符龙飞、巴弘及去君山的胡不归三人,乍见满地尸体,为之一惊。

小仙忙迎上前问道:“胡分舵主,你去君山回来啦?”

胡不归这才恭然施礼道:“回玉小长老,逍遥庄玉老庄主派人赶到君山送信,要帮主尽一切可能,设法通知玉小长老和古少侠,尽快赶去跟他们会合。”

“哦?”小仙问道:“我爷爷他们去哪里了?”

胡不归道:“渝州!”

小仙怔了怔道:“他们去渝州干嘛?”

胡不归郑重其事道:“玉老庄主怕消息万一走漏,给帮主的信中并未说明,但必然是关系极为重大之事。”

小仙看看小天道:“哥们儿,咱们就把老狐狸交给胡分舵主,带去由宇文前辈亲自处置,快去渝州,看那里有什么热闹吧。”

符龙飞急道:“喂喂喂,别把我丢下呀!”

小仙翻他一眼道:“你去干吗?”

符龙飞道:“怎么,怕我夹在你们当中碍事?我去定了,想把我撇开,门儿都没有。”

小仙脸上一红,嗔道:“去就去,跟屁虫。”

符龙飞喜出望外道:“你们放心,不方便的时候,我自已会避开的,保证绝不碍事!”

小仙更是窘迫万状,反而使巴弘和胡不归,看得莫名其妙起来。

他们哪会知道,小仙和小天的内幕啊!

(李凉他老人家大概忘了小天和小仙这时候是扮成一老一少,

而且小仙是恢复女装打扮了吧。——————y-dong注)

小天忙向胡不归交待一番,说明一切,偕同小仙和符龙飞,连夜急急赶往渝州而去。

渝州。

位于西北方,不足百里之地,有一座庄院很大的大户人家。据说是家中有人在朝为官,所以才盖得起那么大的一栋方子。

富家人嘛,平常门户森严,很少有人进出,加上这宅子盖的位置,称为偏远了些,所以,从来没人过问,这宅子到底住了什么人。

如今,这座宅子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颇为热闹的光景,但是如果仔细听,会听到人声中,尚有隐隐的打斗叱喝传出。

偌大的宅院里,此时正团团围著高举火把的黑衣汉子,更清楚地说,是黑衣蒙面人,人数不下百名。

而这群小天他们苦寻不到的神秘黑衣蒙面人,并非在打劫,因为他们所围困的人,是自宅子外闯进来的。

带头闯入宅院的人,赫然是发须俱白,人逾八旬,逍遥山庄的老庄主,玉飞鸿。

此时,和数名黑衣蒙面人打得火热的这些人,自然是黄山玉家的人。

蓦地————-

一声撼天的龙吟长啸自远方传出,啸声未歇,已有一条,不该是三人合而为一的人影,掠上宅子高高的墙头。

小仙身形甫定,瞥眼所见,果然是玉家班全部的班底。

此时,她已赶上这场热闹,反而不再心急,就站在高高的墙上,高兴地大声招呼道:“爷爷、大伯、二伯、爹,还有二、三、四、五堂兄们,你们怎么全都出山啦!”

“呸!乌鸦嘴!”玉飞鸿老爷子啐道:“你什么不好学,偏要学你那个疯师父说话,还不快点下来活动活动筋骨。”

小仙对小天他们眨眨眼,回道:“爷爷,反正你们还挺得住嘛,就让你们多表现一下好了。”

玉飞鸿斜退半步,避开一支红樱长枪,挥舞手中的竹剑,嘶一声,划破对方的衣襟,吓得那名黑衣蒙面人,怪叫著倒翻而出。

他笑骂道:“少说风凉话,这些人不肯交出你大堂哥,你就替爷爷将他们通通宰了。”

小仙的爹玉文行道:“不错,摄心老魔就是无极门收买的人手,之此处者是也!

黑矣衣之蒙乎面者人也的矣总之堂乎口,若要也救矣活之僵乎尸;者逼也对矣方之施乎奇者门也阵,杀!

除了小仙,在场百多个人没人听懂玉文行在念什么咒,小天和符龙飞不约而同楞道:“他在说什么啊?”

小仙呵呵偷笑,悄声道:“我爹说,此处是黑衣蒙面人的总堂口,要救活僵尸,逼对方施奇门阵,杀!”

最后那声杀,小仙是大吼而出,随著这声杀,三抹冷冷的光芒,宛如来自虚无,突兀的出现,光芒过处,齐齐带起十八个蒙面人的脑袋。

那三抹冷光,便是小仙他们三人手中的宝刃。

一片惊鸿甫起,小仙他们已自墙头分别扑下,杀向围困玉家的百名大汉。

百多人奔逃四窜的场面,可真谓声势骇人,小天他们三人,宛若出山猛虎,悍野至极地傲然笑著来回冲杀。

所有的黑衣蒙面人。不管是大头头,还是小角色,除了原来几名和玉家班缠斗的正主子以外,全都混成一团,挤成一堆,分不清谁是谁地各自逃命。

那种因为恐惧过度,扯尖著嗓子惊呼狂喊的声音,出自这些黑衣人内心最深处,他们拼命的吼,死命的叫。

那种不像出自人类的凄厉叫声,真令人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是在躲人呢?还是躲避妖魔鬼阵?

就在人影四下奔窜的同时,玉老爷依旧清雅道:“孩子们,是时候了。”

他自已率先大笑一声,直逼敌人中宫,此时他手中的竹剑,突然泛起一抹冷森的剑气,那么浩荡无回地直刺而出。

只见黄光微闪,围攻他的三名黑衣蒙面人,已经嚎的一声,向后仰跌,他们咽喉上,俱是被洞穿一个铜钱大小的血洞,带泡的血沫子还咕噜地往外冒。

接著,逍遥山庄大庄主和二庄主,同时双双闪身飞扑,在他们身形甫动之际,宛若漫天碎钻星雨突泄,如此亮丽,如此明灭不定的落向七名对手。

一阵兵器落地的叮当声才响起,这七人已经不吭一声的倒地,变成七个仿佛被刺扎过的血尸。

玉文行潇洒的长啸一声,手中长剑如转轮般,突然无数的落月自天空陡坠,将三名敌人砍成十八段。

这是玉文行以剑代掌,施出落月剑的结果。

那边————-

小仙的四名堂兄,各自对上一名敌人,就在他们的老子们歼敌奏功的同时,四柄长剑仿佛约好般一把刺进四名黑衣蒙面人的小腹,结束掉四人的生命。

从玉老爷子下手宰杀黑衣蒙面人,到最后一名黑衣蒙面人被杀为止,平常人一共只来得及喘上三口大气,等这三口气一喘完,所有的拼杀已有了结果,同时落幕。

小仙他们就在玉家班动手歼敌的同时,停止对小角色的追杀,任他们逃命去。

原来热闹辉煌的宅子,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一名黑衣蒙面人独立其中。

此时天已亮,阳光照著满地的血渍和犹自蠕动的肝肠脏腑,冲天的血腥使人做呕。

但是,独立一隅的黑衣蒙面人却宛若未觉。

他默然昂首视日,良久不语,玉家的所有人和小天、符龙飞,全部站在他面前一丈远处,一字排开。

玉飞鸿冷冷开口道:“阁下是否打算交出摄心老妖和各大门派的弟子?”

蓦地————

黑衣蒙面人仰天哈哈狂笑,他的笑声宛若夜枭凄泣,有著凭般的悲凉哀绝,尖锐刺耳,他的笑声更以孤魂怨鬼,咻咻的怒号,含著多少披肝沥血的愤恨,不平。许久复许久,蒙面人冷冷地盯著眼前众人,冷幽幽道:“玉老鬼,你想要你孙子?你想要摄心道长?可以!”

他举起双掌,缓缓轻拍两下,大屋里,由摄心妖道领著十六、七具木纳呆滞,面无表情的活僵尸走出来。

玉修文果然正在其中,而且就走在老妖道背后。

黑衣蒙面人似乎有种不正常的兴奋,他双目闪射著带血的红,冷凄道:“玉老鬼,我要你知道,今天毁我无极门的不是你,是老天,是上天不让我成功,不是你逍遥山庄的玉飞鸿,哈哈……”

他突然疯狂地怒吼道:“玉老鬼,我要你后悔一辈子,永远受各大门派的痛恨、仇视!”他手一挥,狂然道:“毁掉!”

摄心妖道应诺一声,右手方举,一柄剑嗤地刺人他的腰际,长剑右腰进,左腰出,将老妖道刺个对穿。

老妖道不相信地看著腰边的剑,握剑的手,握剑的人,竟是他以为控制住的玉修文。黑衣蒙面人怒叱地拍出一掌击向玉修文,掌势快而凌厉,再则距离如此之近,眼看玉修文十成十逃不出这掌,众人惊叫一声。

蓦然————-

眼前白光一闪,轰然一声,黑衣蒙面人连退三大步,瞪著接下他一掌,同时将他反震三大步的人。

小天冷冷啐道:“他姥姥的,死到临头,你还想作什么怪?”

黑衣人痛恨的咬牙声喀喀可闻。

他一字一顿沉冷道:“玉面金童,全是你坏我大事,老天,你为何降下如此人和我作对,我本来可以成功,我本来……”

不待他说完,突然黑衣人的蒙面罩内冒出一股腥臭的白烟,同时滋滋地有声响著,在众人骇然的注视中,黑衣蒙面人的头,凭空雾化消失,这具无头尸首,被一阵轻轻吹过院子的秋风,咚然吹倒。

玉飞鸿吁口气,冷汗涔涔道:“好歹毒的毒药,好狠的心,至死,他也不愿让人知道他的真面目。”

小仙道:“咱们知道,他叫洪天尊。”

小天笑道:“大概阎罗王的生死簿上,也找不出这个姓名。”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全都机伶伶地打个冷颤,一代枭雄,连死法都能撼人心弦。

被小天从鬼门关口救回来的玉修文,含笑握住了小天的手,亲切道:“小天,刚才真是多亏你,否则,我可得应验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那句话。”

小天贼兮兮眨著眼道:“一家人嘛,我不救你谁救你?”

玉修文哈哈笑著瞟向小仙,却见小仙正拉著爷爷和老爹,展示著她难得一见的女儿家的打扮。

玉修文回头,重重拍著小天肩头,嘿嘿笑道:“对,一家人,一家人,哈哈哈……”

烟波无际,千纹重叠,浪花轻跃,海天相接,广大无垠的蓝天和磅的大海,连成一片令人说不出的澄澈和柔和,几朵悠闲的陪著海鸟轻轻掠过高硬的白色船桅,南海近了。

小天和小仙终于扭不过符龙飞的游说,带著无比的兴奋与好奇,和他一块儿到南海去见识见识。

久违的两只金鹰就栖在船桅上假寐,小天他们却坐在金鹰的影子闲扯谈。

“……真没想到,挑起这次紫微宫叛变,想破坏武林均势的无极门主,真是萧笑生,亏他有武林鲁仲连之称。

“这有什么好意外,江湖中多的是明做好人,暗里干坏事的那种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难怪他要说老天败他,原来他已经脱身,回去做他的好好先生,偏偏又跑回无极门,想杀掉牢中的葛雷,这才被逍遥山庄堵上。”

“所以说,朋友是害不得的,小心老天有眼,会有报应————”

“你看我干嘛?我又没有害你,神经病!”

“好了,你们二人还真叫不是冤家不聚头,碰在一起准是没完没了。”

“谁和他是冤家?符老大,你少栽赃。”

“嘿嘿,你是做贼心虚!”

“贼你的头。”

“好啦!”

“老实说,我还真同情葛雷,你瞧他被我大堂哥自牢里抱出来时,看到萧笑生的无头尸首,那表情……唉!他是难过朋友的死,还是怨恨被朋友陷害?”

“我想都有一点吧!”

“萧笑生为了利用葛雷,可也花了不少力气,竟然先派人毁他的镖局,再出面救他,帮他重建镖局,他的心可真是阴险”

“不这样的话,萧笑生如何收服以狂著名的葛雷,那只狮子可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喔!”

“小天,你想文大叔身中的阴山噬魂血蛛会不会也是他的杰作?”

“十有八、九是他,只可惜他这一死,也无法证明是或不是。”

“萧笑生真是他爷爷的混蛋,要死也不交待清楚事情再死————-对了,符老大,南海到底有什么好玩的没有?”

“当然有,南海是最美的海底世界,最大的珍珠,我们没事还可以去挖挖乌龟蛋,或是上船打渔……”

“哈,在海上打渔有啥稀奇,我敢打赌。符老大,你从来没有在黄帝老子的池塘里打过渔。”

“对,呵呵,想当年,我们二人在骊山皇帝老子的行宫里————-”

话说童年,意气风发,多少风骚往事,尽在笑谈细数中。

江湖岁月,或许易催人老,但是却也留下多少飞扬跋嚣的少年————。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