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四十六 寒霄一枕梦一场,漫漫轻云露月光(4)

小说:宓妃作者:天落晴岚更新时间:2019-05-20 02:32字数:352337

崔含清楚地看到了曹植眼中的迟疑,她冷笑一声,“难不成你们还要一起在这里过夜?”

“子建,你们先走吧。”甄宓劝着曹植,目光十分坚定,曹植读得懂她的言外之意。

“嫂嫂?!”这时候门外想起了成姿的声音,紧接着成姿就冲进了屋子,她扶住了甄宓,焦急地问道:“嫂嫂你还好么?听说你出了意外,是成姿来晚了。”

曹植看到突然出现的成姿,立刻舒了口气。

崔含疑惑地询问道,“成姿姐,你都知道?”

成姿点了点头,一脸坦然,“之前容漪来过凝阳庭,本是向我求救,但因为子建也在,他就先来了一步。”

崔含彻底收住泪水,她见成姿并不与甄宓计较,就知道甄宓和曹植间或许真的没什么。

“子建哥……”她委屈地看向曹植,“是我错了……是我错怪了你和嫂嫂……”

崔含说着便扑到了曹植的怀里。曹植不得不抱住她,安抚她的情绪。

成姿将甄宓的长裙裾拿起,披在了甄宓的身上,“我送嫂嫂回去好了。”

“那一切就拜托姿儿了。”曹植一边揽着崔含,拍着她的肩,一边看着成姿和甄宓。

成姿会意,她点了点头便扶着甄宓出去了。离开前,甄宓对着曹植作了一揖,她垂眉,恢复到以往的客气,“多谢四弟出手相救。”

曹植的心中绞痛难当,这样美好的夜晚,结束的如此之快。

他也回了礼,“嫂嫂珍重。”

他目送着她的背影,悄然将她此刻的轮廓印在了心间。月光皎洁,如闪闪发亮的流水,笼罩着甄宓的身姿,为她蒙上了一层清辉。模糊,却似乎并不再遥远。

许多年后,每当到了有这样月色的夜晚,曹植都会禁不住想起躺在他身边,对他敞开心怀的甄宓。时光的久远,让他已经记不清这晚的诸多细节,唯有那份感觉一直在心间。

经久不变。

在回洛芸轩的路上,“成妹妹今天肯为我解围,我很感激。”说话间,甄宓咳了咳。

“我这样,也是为了子建。”成姿并不隐瞒,她说的坦白,“子建对你的感情,我其实一直都知道。而且,我知道子建是个感性的人,他不懂得控制收敛自己的感情。所以,你们的距离,还是要嫂嫂自己斟酌。”

甄宓点了点头,她何尝不懂,这么多年了,曹植从未隐藏得住他的心意。成姿说的没错,如果她不刻意去疏远曹植,就很可能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

“我记下了。”甄宓知道自己必须要狠心,哪怕对他心怀感激。

“而且,今日之事由潘月而起。她已经被我锁在了凝阳庭,只是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嫂嫂,趁现在事情还小,让子建死心吧。”成姿也不忍说出这样的话,她也不忍曹植伤心难过,可是,她若再不挑明事情的严重性,将来曹植不知会陷入怎样的万劫不复了。

“好——”甄宓刚应了下来,喉咙深处一阵疼痛,她猛然咳了出来。

成姿扶稳了她,“嫂嫂回去后要静心休养,潘月的事情,就交给我和子建好了。”

甄宓平复了好久才顺好呼吸,“你们已经帮我太多,或许可以等子桓回来——”

“还要等二哥回来么?二哥回来的时候,恐怕整个邺城都要被潘月掀开了。”

成姿虽然说得夸张,但毕竟是实话。曹丕随曹操觐见汉帝,要回来恐怕还要好些时日。

“嫂嫂不要犹豫了。我知道你对我们很客气,可是我想请你必须记住,在曹植心里,他从未觉得你的事情是负担。”

甄宓默言,其实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忍让曹植过多负担她的烦恼。

很快,她们就回到了洛芸轩,容漪一直等在院门之外。远远地,她看到甄宓虚弱的样子,立刻跑上前来。

“少夫人,少夫人这是怎么了?”容漪也扶住了甄宓,她急切地询问着。

“甄嫂嫂受了寒,你得多生些薄炭温一温房子。春夜寒凉,一定要当心着照顾。”成姿松了甄宓。

“是,我知道。”容漪赶紧应了,“谢谢成主子,谢谢四公子。”她的泪水都快涌了出来,她能猜到一定是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在成姿离开后,甄宓彻底撑不住自己的身子了,她觉得额头如火在烧,浑身都在冒虚汗。容漪艰难地将她扶进了屋内,又扶她躺下。

“容漪,我想睡会儿。”甄宓只觉双眼沉沉的,想睁开已没有力气。

“到底发生什么了少夫人?奴婢要不要现在去唤郑显过来?”容漪的手覆在甄宓的额上。“好烫!”她缩回了手。

“没事,只是寒热了,给我烫点水喝便好……”甄宓迷迷糊糊地合上了眼睛,转眼就昏睡了过去。

容漪替她盖好了厚厚的被子,立刻就去端来了一盆冷水。她浣湿了方巾,然后敷在她的头上,反反复复,不下几十次。这样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甄宓的额头不再那么烫了,可是身上还是热度不减。容漪彻底没了法子,她想着还是要叫郑显过来看看,可她又不放心留甄宓一个人在屋子里。

思前想后,容漪也没了办法,她正想起身出去找郑显,哪知甄宓在这是呢喃了一句:“子桓……”

容漪停下脚步,重新回到床边,将甄宓额上的方巾取了下去,重新为她覆上了冰凉的一块。

“子桓……”甄宓感受到额头的凉意,顿觉舒服了许多。迷蒙中,她梦到了建安十年的正月里,曹丕也是这样发了烧,她在他的床边照顾他。

容漪看着甄宓两颊上的红热以及眼角边的半滴泪,无比心疼。

她不禁从心底记恨起曹丕,从前曹丕每每身体抱恙,都是甄宓在他身边不分昼夜悉心照料。现在甄宓生了这么大的病,他曹丕又在何方?容漪又想起好多次潘月的挑衅,她更加难受。或许男人都是这样,曾经许诺的爱恋,不过是一枕梦的短暂。

她轻轻拍了拍裹在甄宓身上的被子,试图让她睡得更沉一些。甄宓不再低喃,她才放心着走出了屋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