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如玉容月

小说:风流皇帝傲临天下作者:北槐更新时间:2019-05-20 03:29字数:429566

  不用说,这妙人儿自然就是是妙玉坊的花魁容月了。   龙玉承看着那容月的影子,嘴角忍不住泛起一丝冷笑。

  举凡是个花魁,都不愿轻易让人见到自己的容貌,玩神秘,玩暧昧,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眼球,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那容月也不说话,只十指轻拨,便闻一阵天籁之声由远及近,缓缓而来。初时声响尚轻,似是山上清泉汩汩而下,逐渐便又紧凑起来,似初春之细雨密密麻麻。细耳凝听,那琴声仿佛带着奇异的魔力,音韵似在头顶盘旋,又似在耳边私语,直让人沉醉其中。

  一阵悦耳的女声传来,清脆平缓,仿佛在诉说着少女心事般,轻柔温婉,将这词中幽怨,表达的淋漓尽致。   其词缠绵徘徊,旖旎近情,乃是词中的极品。

  此时这词由容月唱来,琴音相和,意尤隽隽永,似有一股说不出的忧愁,融入了这词的境界中。

  妙花阁里原本嘈杂吵闹的人群此时安静之极,容月一曲完毕,大家仍旧沉浸在那美丽的境界中,久久未曾回味过来。

  孙匡和冷谦两位公子,呆呆望着珠帘后的俏丽身影,脸上满是仰慕,再回头看那唐笑,更是不堪,口水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十足的一副猪哥模样。

  就连那暗藏心事的兰静荷顾无双师姐妹,也是沉浸其中不能自拔,良久,兰静荷方才叹道:“今日闻此一曲,经年不思丝弦我与她做个姐妹,倒也是件妙事。”   这群人中,最清醒的要数龙玉承了。

  这容月的歌喉曲艺美则美矣但却用上了魅音术让龙玉承心生警惕。

  龙玉承左顾右盼一番,见唐笑痴痴呆呆的样子,便想=答应他要引容月注意他的事情。

  那容月一曲完毕,盈盈起身,旁边丫环掀起珠帘,一张国色天香的面孔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青丝高盘,玉面粉腮,杏眼琼鼻,樱桃小口,虽是一袭素衣,却光华隐现,行走间如弱柳扶风,顾盼间美目盈盈,端地是个美貌无比的女子。

  龙玉承的心里猛跳了几下,这个容月竟是容月姑娘,一别一年只是比一年前更多了几分妩媚之色。

  容月面露微笑,美目四顾,她的眼中似乎有着一种神秘的魔力,让人看她一眼,便忍不住看第二眼,看第二眼还要再看第三眼。大厅中不管男子女子,皆都呆呆望着她,似被她收摄了心神。

  容月掩唇轻笑,娇声道:“小女子容如玉,这厢有礼了。”

  那叫做冷谦的公子率先反应过来,折扇轻拍手掌,朗声道:“在下冷谦,见过如玉儿姑娘。”

  “在下孙匡,给如玉儿姑娘问好了。”见冷谦开了口,那孙匡也是迫不急待的大声说道。   “在下孟伦,见过仙儿姑娘——”   “在下……”

  见数十个公子哥都争先恐后的向容月献媚,龙玉承急忙拍了唐笑一下道:“唐笑,说话啊。”

  唐笑神情痴痴傻傻,死死盯住那容月,口水飞流而下,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靠,这唐笑太没志气了,龙玉承心中暗骂。

  “南方游子李玉向容姑娘问好。”龙玉承起身大声说道。

  龙玉承见自己的声音清朗用上了内力,将众人的注意力引来孟伦孙匡皆大变失色不由后退。

  容月娇躯不由一震,眼中竟隐现泪光但想到什么立刻恢复竟见到如陌生人一般让龙玉承心中一愣。孙匡在美人面前也不顾及肃王道:“适才听闻如玉儿姑娘一曲,让人如坐云端,如饮甘醴。如玉儿姑娘不仅有仙人之姿,更有天人之技,实在是让在下好生仰慕啊。”

  容月轻掩玉唇娇笑道:“公子过奖了,如玉儿蒲柳之姿,哪能入得公子法眼。抚琴弄曲这般雕虫小技,更是难登大雅之堂。”

  容月神色娇媚,说话间,眼光盈盈流转,说不出的动人。

  孙匡高声道:“如玉儿姑娘太谦虚了。姑娘如花容貌暂且不谈,单就这曲《流水诗》,便是登峰造极完美无缺,我从来没听过这般美妙的曲子,如玉姑娘可称得上是当世之大家啊。”

  “公子谬赞了。”容月谦道,脸上没有一丝娇色因为此刻她以因龙玉承的出现心乱如麻。那公子冷谦却有些焦急。这孙匡抢在了他的前头,把好听的话儿都说了,他不知该如何夸奖是好,有些被动了。

  容月顾盼间神态妩媚,众人皆沉醉在她美丽的笑容之中,却听有人轻轻的哼了一声,鼻孔里发出的声音很是不屑。

  这一声虽轻,但此时堂中安静之极,众人便都听到了,循声看去,却见是那江南游子。

  容月心里慌乱脸上却做出笑容微笑道:“请问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龙玉承当下微笑着说道:“在下小小游子李玉见过姑娘。”

  容月强抑制住心中慌乱平静的看着他道:“如玉愚昧,可是那几手微末之技,难以入得公子法眼?”

  龙玉承道:“如玉姑娘的琴太过于注重技巧了。小姐的琴技固然出神入化,可是无法将自己的感情溶入其中,须知人为琴之主,弹奏之人若无真情实感,便空有靡靡之音,却难润人肺腑。”   容月闻言眼中慌乱自己遇到他心中有喜又慌。

  龙玉承说完取出一支玉笛,顿时妙花阁中鸦雀无声,天籁之曲婉转深情似海流年思念爱恋容月顿时心中沉溺,痴痴的看着龙玉承,一曲天籁,孟伦慌乱离去“公子请随如玉楼上一叙。”容月放弃了抵抗。龙玉承微微一笑。

  那孙匡望着这两个人的背影,心里恼恨,奈何自己的对头冷谦似乎与他们交好,这一时半会他也没有办法。   “师姐姐,我们怎么办?顾无双问道。   兰静荷轻咬玉唇道:“我们去外面等他。”

  龙玉承进了二楼一间屋子,这屋子甚大,收拾的干净清幽,屋内檀香袅袅,让人为之精神一振。

  墙上挂着些字画,以龙玉承的眼光,也看不出这是谁家的大作,在屋里坐了一会儿,喝了几口丫环送上的清香松子茶,正要走动一下,却听一个女子的声音自里屋传来道:“李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珠帘掀开,一个窈窕身影自里屋走了出来,正是那国色天香的容月。

  她似是刚刚沐浴过,秀发低垂,脸蛋晕红,目中闪烁着微微的笑意,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茉莉清香,这番素雅打扮,更是映衬出她的美丽异常。

  “蓉姑娘我们又见面了。”龙玉承微微拱手微笑的看这容月。

  “李公子想不到容月还能再见到公子。”容月此刻掩饰不住激动但脸上没有一丝慌乱。“蓉姑娘你能说一下这是为什么。”龙玉承紧紧看着容月。“不能。”容月艰难的说出和两个字,但心里好似针扎。”“那我便不问,还望姑娘不要为难,只要姑娘记住你还有我这个知己挚友,如果有需要在一定竭力想帮。”龙玉承真挚的看和容月。“嗯容月记住了。”这一刻容月只想扑到龙玉承怀里安静的享受心中的温暖。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