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夙愿终成

小说:第一等傻女作者:未妨更新时间:2019-05-21 00:41字数:925071

259 夙愿终成

白光大作,那漆黑到诡谪的天幕上像是打开了一个大洞,无数人被刺得双眼泪流满面,急急闭上眼,躲进屋子里不敢再出来。今日实在太诡异!难道真有灭顶之灾么?传说中都是天灾之前必有异刺只是可惜他们不会知道这一次是人祸。

林顾苏被那力量反震,飞了出去,识海中寐光他们的力量乘虚而入,林顾苏只觉得好似一根钢筋狠狠地插入了自己的头中,立即疼得昏厥了过去。

很久很久之后,她又沉入了一片虚无的空间,那里只有无尽的黑暗,她茫然地前行,这情景是如此的熟悉和怀恋。当年第一次遇到即墨昶渊便是在此处。

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寻找到即墨昶渊的气息,这里只有她,寂静地让人心寒。

“你做的很好。”

曾经听过的天言的声音响起,言语中充满着欣慰,似乎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孩子长大顶天立地了一般。但是这一次只有声音,天言没有出现。

“我怎么了?”林顾苏反问,根本没有对自己的行为有任何的发言,她想做便做了,不是为了天言的称赞。她现在只想要从这个鬼地方离开,去看看即墨昶渊和小轩到底如何,而不是在这里听着天言的废话。

“你被寐光他们盯上,他们在法则结界破掉的那一瞬间击中了你,本来是想要击杀你。只是我护住了你的心神。”天言不得不称赞自己的先见之明,在林顾苏留下的一缕力量,在此刻终于保护住了她的一条命,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林顾苏淡淡应了一声,原来如此,不过如果那些天人如果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话,倒是让她小瞧了。毕竟彼此之间的修为差太多,差点在他们的手下丢了性命,林顾苏没有一丝不好意思。

林顾苏这份坦然让天言有些尴尬,这丫头怎么变得如此油盐不进,但同时自己有点心虚,毕竟是他自己把她拉入这个烂摊子的。

“我什么时候能够出去?”林顾苏有点担心其他人了。

“暂时不行,我的力量有限,你要靠自己恢复。”天言无奈,他现在身在天外天之外,还在努力破解那些人留下给他的“大礼”没有办法帮助林顾苏。

“你也办法?那好,你可以走了。”林顾苏果断说道。看来只能够等了,如果即墨昶渊发现了自己的异样应该会想办法,她心中只能够乐观点想着其他人都没有事情。

天言黑线,要这么现实?

“丫头,这事了了,你要去天人境么?”天言问道,虽然这话说的有点早,但是这里只是他的一缕分神,闲着也是无聊,不如问问这个丫头怎么办,在他看来,既然林顾苏已经唤醒了那个人,寐光他们也就不足为惧了。嗯到那个人,他都忌惮地很。

“天人境?没兴趣。”林顾苏只想要和即墨昶渊带着儿子果断安生日子,以后若是无聊了,可能会和即墨昶渊去闯一闯。

“天人境可有很多厉害人物,很多宝贝,对你的修行很有益处的。你现在已经踏入了天人的修行,这凡世的东西与你就无用了。去了那里的话,你会知道你只是刚刚开始修行之路而已。”天言诱惑地说道。他知道林顾苏的资质,想着该如何把她带去好好地让她修行,顺便还有他那今后裔也相当不错,天言的目光暗暗,心中的想法很多。这个丫头超出自己的太多期待,他舍不得放手。像是看到一块璞玉,总要细细雕琢让她呈现自己本来的面貌才会甘心。

不过璞玉显然对被雕琢没有丝毫的兴趣。若是从前,她会兴冲冲地接受这种挑战,但是现在,她的挂念太多,她不会再当独行侠,也知道了,力量不是一切,而且天言那是什么人,把她狠狠地坑了一把的人,她就算想去,也不会这么老实地对天言说。

看到林顾苏不为所动,天言无声叹息一声。

“若是以后你改变主意了,我会再带你去的。这里终究不会是久留之地,天上天不适合你们继续待下去的。”

“皎华到底是怎么回事?”林顾苏突然开口问道。这个问题在她的心中耿耿于怀,天言到底做了什么,他之前并没有和自己说清楚!

天言顿了顿:“她是这里真正的主子。是一位很厉害的前辈,只是因为干年前受伤而从此只能够逗留在这里而已。”

他当初刚刚得到天上天这件宝器,心中太过兴奋,不管不顾地便开启了这个世界,建造了符合自己心意的世界,却没有想到当这个世界成长起来之后,那些力量竟然慢慢滋养着皎华的灵魄,让她苏醒了过来。失去了身体的皎华虽然并不厉害的,但是她是这里真正的主子,天言竟然被这个世界排斥起来,这些都是因为这个世界知道了它的主子苏醒了。所以天言不得不离开。

本来就该如此的,他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东西,竹篮打水一场空,以后就算是个教训,但是错就错在,他竟然舍不得那些刚刚成长起来的护着的人们,迟迟不肯离开,让皎华将他抓住了。他本来以为自己难逃一死,但是谁能够想到皎华竟然放了他,条件只有一个,为她寻来一个可以替她凝体塑身的人。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能够完美运用幻化阵的人。天言虽然擅长各种阵法,但是对幻化阵自付还是无法达到完美境界,更何况,皎华附加了一个要求,这个人不可以是天人境的人。

这位前辈如此厉害,该是天人境有头有脸的人物,天言不是傻子,她落到如此地步宁愿缩在一个宝器之中漫长等待渺茫恢复的机会,也不愿意回去天人境,显然那里有她的仇敌,而且颇为厉害,能够将幻化阵使到极致的人在天人境的地位不会低。他被迫发下了心誓,从此流落在外,为她寻找使用幻化阵的人。

遇到这种事情,天言根本就没有心思再理会倾瑶他们的事情了,提起这些人不过是当初蒙骗林顾苏的幌子而已。那时候的他根本没有想到林顾苏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本来经过漫长的寻找,他已经绝望,想着该如何回去和那位前辈交代,却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候,在那个冷清的小公园,他与小小的林顾苏命运地相遇。这是老天爷冥冥注定啊!

如今已经完成了与那位前辈的约定,他的心誓已解,再没有任何的束缚,那么倾瑶他们,他不在意来看着他们落得如何下场!

将他以前的事情间断地说了一下,天言顿了顿,说道:“当初骗你也是无奈,并且事情未成,我不可以将我与那位前辈的约定告知任何人。”

林顾苏淡淡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她心中在意么?当然在意,如今天言可是亲口承认他就是为了利用她将他送到这里,不是为了什么天上天的人,而是为了自己的修行。林顾苏心有些冷,却不想说什么了。天人就是如此么?天言虽然有些不同,但是终究是缺少了那丝人味,自私自利,比之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知道你怪我……”天言叹息。

“所以,我认错。同时也谢谢你救了他们,你原本是可以袖手旁观的。”

“不用把我想得那么好,我只是为了自己而已。”林顾苏淡淡开口,没有接受天言的欣慰感叹的话语。”把他们除了,也算是给我身边的人报仇,何况不杀了他们,死的就是我,我很明白。”

“我并不是……”天言想要说什么,但是发觉了林顾苏的心中的冷意,话终究是没有说完,就那么无声地消失,因为林顾苏想要知道的已经知道的,也就不会再开口和他说一句废话。他终究是利用了她,欺骗了她,所以那个丫头不会原谅他。他很清楚。

与天言的相遇是一切的开端,林顾苏心中很平静,她感谢他让他有了不一样的人生,遇到了即墨昶渊,有了小轩,但是欺骗就是欺骗,利用就是利用,当他起了那个心思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林顾苏不会再以真心待她。

真心是该留给那些真正为了她的人。比如,师傅,刹那,阿魁,陆威他们。

想到那些人,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暖的笑容。在这个漆黑的无尽时空,她也觉得没有那么难熬了。她会出去的,会醒来的,会再见到那些人的。

但是,林顾苏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三年。

再次睁眼,恍若隔世。

面前正趴着个小个头的孩子,呆呆地睁大了眼睛,傻傻地看着林顾苏,从那双清澈的银眸之中,林顾苏看到了自己黑发拔散的模样。

“小轩,你长大了。”

她伸手摸了摸那头黑发,还是像以前那样柔软,手感一如既往的好。只是孩子大了,个头高了,她的手摸了一会儿便有些无力,只能够垂下。

那个孩子眼睛瞪得大大的,长大了嘴简直可以吞下一颗鸡蛋。半天,终于跳起来叫道:“娘娘醒了!”

声音也变了,但是还是一样脆生生的,林顾苏微微笑了。再次抬眼,便看到了门口立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

眉眼还是那样的俊美诱惑,但是那眼中乍然迸发的喜悦却那样毫不掩饰,他一步步走来,轻声说道“你醒了?我们等了你很久。”

林顾苏伸了个懒腰,只觉得全身都痛。

“我睡了很久?”

“三年。”

林顾苏的行为一滞,脸上讪讪的,怪不得小轩长大了这么多。

小轩终于接受自己守了三年的娘亲醒来了,眼泪汪汪地凑到林顾苏跟前:“娘,小轩很想你。”

林顾苏轻轻地敲了敲小轩的额头,说道:“已经是小子了就不要再擞娇了。”三年的话这孩子该六岁了,林顾苏心中有些疼,她睡了太久。看到小轩那委屈的模样,终于装不出这副样子,将孩子拥入自己的怀中,低低说道:“好了,只此一次,以后小轩就要开始学着做顶天领地的男子汉了。”

抱完了儿子,就该轮到儿子他爹了,小轩乖巧地退到一边,而即墨昶渊却是一把将即墨昶渊抱住,纤瘦的身子在这沉睡的三年中又瘦削了不少,他银眸中隐忍的神色闪过,是他的错,当初没有及时救出她,被那些由倾瑶操纵的高级魔兽给拖住了手脚,等到他见到林顾苏的时候,她的心神已经受伤太重,他这些年来想尽法子,寻找各种灵药,甚至想要去寻找那一战之后就失去了踪迹的皎华,却是仙踪无影,让他绝望到底。好在她终于醒了。

终于,醒了。

手下的力道不禁有些加重,林顾苏觉得有些疼,却没有放开面前的人,她沉睡三年,这个男人也许是最痛苦的人。

那日之后,侵入的天人消失无踪,天言和皎华消失无踪,没有人知道那一场不属于凡世的大战的结果,但是林顾苏想,他们能够如此安稳地过日子,那么肯定是皎华赢了。对此,林顾苏还是颇为欣慰的。四大家族都遭受了不小的重创,南褚家更是差点灭族,但是好歹还有几个人活下来,他们带着南猪家的传承不知道去往了什么地方。其他三家不敢再和即墨昶渊作对,主动提出要即墨昶渊重归君主之位,他们忠心拥戴不敢在生日任何心思。但走出乎所有人意料,即墨昶渊放出了即墨薛华,那个曾经被四大家族当作棋子的即墨家族幸存的小子,让他登上了君主之位,自己不问世事。这之后,天上天一片宁静,四大家族都开始休养生息,有新任君主盯着,也不敢太过欺压平民,甚至还主动放弃了太乙山脉的那些土地给蛮族。一时之间,竟然风调雨顺起来。

林顾苏醒了,第二日就开始有人在门口晃悠,她等不耐烦,却没有一个人进来。

问问小轩才知道,当年即墨昶渊立了规矩,不让他们进来打扰她。

林顾苏黑线,怪不得呢,不过响起即墨昶渊昨日说的那些人现在的境况,她微微一笑,就让小轩让在外面的晃悠的人喊了进来。不过一个个来,林顾苏不想被吵死。

第一个进来的是陆威。

这个武功一般,却老于世故,帮助林顾苏解了不少忧愁的人如今也是气势十足,龙行虎步,不过见到了床榻上的林顾苏却是习惯性的一弯腰,恭敬地叫了一声主子。

他已经是闻名天下的扬威佣兵团的团长,名声都超过了百战佣兵团的敖战,手下几百人都是决定的高手,连四大家族的军队都不敢与其正面交锋。

“以后佣兵团就交给你了。”林顾苏轻声说道。

陆威点点头,认真地说道:“定不负所托。”

她当初创造了扬威佣兵团不过是为了手下有点人可以用,但是这个人却将那些佣兵团带领着视线了她曾经承诺于他们的事情,林顾苏觉得他比自己更适合成为这个佣兵团的团长。

陆威出去之后,跳进来的是小塔。

三年过了,小轩长大了,但是这个却还是一副少年模样,一点没有变化。他眼睛提溜,看着林顾苏就要扑过来,林顾苏连忙阻止他,他却开始一口一个林姐叫道,先是问了声好,就开始诉苦。因为外面的那些西景家的人实在太麻烦了,而陆威又不帮他,让他烦恼的很,现在林姐醒了,小塔就觉得找到主心骨了。

林顾苏是听说了小轩的事情,他本就是西景家的嫡系,三年前的大战之后,西景家虽然因为聪明地避其锋芒,损失极少,但是那西景律却突然染了恶疾去了,一时之间,西景家也乱了。继承了西景律家住职位的傻儿子将西景家搅得一团乱,那些长老们却不知道从哪里知道小塔就在林顾苏身边的消息。于是便找上门来,毕竟即墨昶渊已经说不会为难他们,放弃报仇了,他们也就不怕即墨昶渊,甚至还隐隐地对他尊崇无比。

“要你回去你就回去,你难道还怕他们把你吃了不成?”林顾苏躺在床榻上盯着小塔那种纠结的小脸。这小子这三年来修炼是突飞猛进,听说都可以和仟蕴过上几招了,就算去了西景家,他们普通人也没有本事动他,而不普通的人,看在即墨昶渊的份上也就不敢动他了。

“不想回去,那里跟我没啥关系。”小塔撇嘴。那些人也就是看他背后站着林顾苏和即墨昶渊,觉得他有点利用价值罢了。

“那你娘呢?”林顾苏问了一句。

小塔立刻垮下脸来。

“回去吧,看看你娘的坟也好。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别憋在心里。”这小子可记仇了,林顾苏不信他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果然一听这话,小塔有些蠢蠢欲动地的动摇,林顾苏看着,也没有再废话,把他给赶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司徒游和董安宇一起踏了进来。这两个人本是无意间遇到,联手对付了追杀的人,却从此成了好兄弟,虽然林顾苏真的觉得这两个人一点也不搭,但是既然董安宇可以忍受司徒游,她也没有什么意见。

两个人如今也是天上天有名的高手,司徒游已经窥到类帝级的边,在天上天是有数的猎兽使高手,而董安宇已经不知道击败了多少来向他挑战的高级剑士,那一手天外飞仙,已经炉火纯青,还加入了他自己的领悟和创造,越来越完整。两个人本来在外游历,正巧到了这里,听说林顾苏醒了便来看看,他们和林顾苏也没有什么深厚情谊,也没有什么话说,只是道了声贺便离开了,潇洒至极。

林顾苏睡了一觉,外面的天就黑了。

有人在门外敲门,林顾苏说了一声请进,进来一个披着斗篷的女子。

斗篷卸下,露出一张如花容颜,装饰华美,不可方物。

林顾苏眉头一挑,有些惊讶:“东冥乐。”

她来真的走出乎林顾苏意料之外了。因为东冥乐似乎一直不喜自己,如今也是在东冥乐身居高位,那位新任的家主都要看着东冥乐的脸色行事,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来到了这里,林顾苏不得不说,自己有点受宠若惊。

“恭喜,听说你醒了,你家那位恨不得昭告天下。”三年过去,东冥乐说话还是这么不客气。也许是如今地位高了,说起即墨昶渊也是如此的顺口,不见过去的畏惧。林顾苏看了一眼,心道也许这三年变得最大的就是她了吧。

林顾苏淡淡笑了笑:“同喜,你也是大仇得报啊。”东冥家的不少人可是落在她手上没有什么好下场呢。

“我今天来,只是想要问你,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誓言么?”东冥乐开口,那眉眼矜持傲慢之色没有丝毫的减少。在林顾苏的面前,她总是想要做出一副骄傲的模样,三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什么长进。

林顾苏歪头想了一会儿,终于记起了自己当初为了让东冥乐回东冥家所说的话,以出卖刹那的秘密为代价呢。

她刚刚想要开口,却没有想到东冥乐生硬地打断她:“现在我不想要那个报酬了,我只要你告诉我,他现在在何处。”

林顾苏的脸色变了一变,她知道,她问的是刹那。可是林顾苏不知道,即墨昶渊也不知道。她本想着等身子恢复了一些便去寻找刹那的行踪。

“你也不知道?”东冥乐脸上涌出一丝绝望。那一日之后,人们仿佛是做了一个噩梦,第二次,太阳照常升起,他们惊慌了几日又开始过自己的日子。但是东冥乐那一天定然是发生了什么,那一天之后,林顾苏沉睡,即墨昶渊放弃了复仇,而刹那再也没有一丝音信。

她不信他已经死了,所以不甘心来问林顾苏。如今没有得到任何答案,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至少没有在她的口中得到他的死讯,那么他便活着不是靡?

东冥乐在灯下沉默了片刻,便起身告退。临走前,僵硬地留下一句:”谢谢你以前的照顾。”

“若是我知道了刹那在哪里,我会告诉你的。”林顾苏开口,却是有几分欣赏她的敢爱敢恨和执着,刹那若是真的和她有缘,也不错吧…

“多谢。”

门关了,林顾苏发了一会儿呆,就听到自己儿子清脆的笑声,伴随着的还有阿奎傻乎乎的声音。那个阿魁真的以为她只是睡着,见她醒来也只是嘟哝了一声她好能睡,林顾苏对此好笑不已,从某种程度来说,阿魁真是他们中间最幸福的一个了。

“娘,娘,去吃东西了!”

“你先去吧。”林顾苏下了床榻披上了衣衫。待小轩离去,她望着屋内的空荡的地上,淡淡说了一句:“你们两个还打算躲多久?”

她目光所及的地方,两个人影淡淡浮现。

一个少年,一个小女孩,都是妖异俊美的模样,异色瞳孔不似常人。

桀川和浅珠,这两位帝级这三年来都是一直跟着小轩的。林顾苏扫了两人一眼,说道:“当初多谢你们对小轩的帮助。但是你们现在在想什么?”

“想什么?小轩可是和我结了契约的,我不会离开的!”浅珠鼓着小脸说道,那副神态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是什么天真无邪的小女娃,但是林顾苏知道这纯真的外表下面藏着一颗嗜杀暴虐的心。

“我想要和小轩定下契约,不知道大人觉得如何呢?”桀川客客气气,一脸温和笑意,翩翩少年的模样。

“我知道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林顾苏淡淡说道。

“所以我也是有所图。如今这天上天也就是你们有更进一步的可能,小轩更是天赋异禀,成为他的契约魔兽,我有预感自己会有所突破。当然,我也是真心喜欢小轩,想要留在他身边……”桀川解释道,为此,他之前可是和浅珠斗了三年,好不容易两人达成了协议,偃旗息鼓。

话到这个地步,林顾苏反而无话可说,对方太过坦荡荡了,林顾苏似乎也没有理由排斥让自己儿子变得更加强大。

“主仆契约也行?”林顾苏挑眉问道。

“也行。”桀川一点迟疑都没有回答。浅珠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桀川。

林顾苏让两个人出去了,主仆契约都愿意了,林顾苏更没有反对的理由了。只是她儿子以后到底要有多厉害啊。嗯到这个,她都觉得自己和即墨昶渊都该羞愧才是。

晚饭是即墨昶渊准备的,这个人自从放下了仇恨,一心守候她醒来,便开始煮夫的生活,这个人也确实是天才,煮饭也是很快上手,现在的手艺不可小觑。

“见过那些人了?”即墨昶渊为林顾苏端了饭,似笑非笑地问道。他今日可是网开一面了,否则那些人就算小轩让他们进去,也是不敢踏入半步的。

“我总觉得自己睡了三年,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被时代抛弃了。”林顾苏有些哀怨。

“我不嫌弃你。”即墨昶渊摸摸林顾苏瘦下来的脸,还是一样好看。

“敢嫌弃我你就完了!”林顾苏恶狠狠地说道。总觉得这个人过了三年更加从容了,不过还好,这个人没有变,还是这个人。林顾苏心中甜甜笑着,吃着即墨昶渊为自己准备的饭菜心中更甜了。

“阿苏,还记得我们之前说过的话么?”

“什么?我们说的话太多了。”

“成亲。”即墨昶渊直接点明。

林顾苏一怔,旁边的小轩也放下了手中的碗,眼睛闪亮地盯着自己的一双父母。刚刚没有听错呢,他们要成亲!

“哦,我记得,不过我也说了吧,要玫瑰和戒指。”林顾苏噙着笑,想看即墨昶渊如何反应。

即墨昶渊淡淡一笑,那笑意清雅,好看的不得了,让林顾苏都想要扑上去了,但是就在这时,突然门被人撞开,一个唧唧喳喳的声音响起:“主子朝华回来了!”

林顾苏和即墨昶渊齐齐回头,见到了门口一脸惊喜的朝华,似乎如果不是即墨昶渊在此,她都想要直接扑上来了。

林顾苏真的惊讶了。因为朝华作为自己的灵仆,在自己沉睡期间无法从自己这里得到力量按理说该是消失了,但是现在竟然活蹦乱跳地出现在这里面前,这,有些太让人惊讶了。

结果等朝华过来一解释,林顾苏便明白。原来是皎华救了朝华,这三年来都让朝华跟在自己身边,现在知道她醒了,便让朝华回来了。

“皎华她在哪里?”林顾苏心念一动,立刻想到也许皎华知道刹那的下落。

却没有想到朝华说皎华已经离开了此地,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过,她让我给主子带一句话哦给你的礼物已经送出,好好修行吧,以后天人境见。”朝华有模有样地说道。

礼物?什么礼物?林顾苏和即墨昶渊面面相觑,不过听这话的意思,皎华似乎想要去天人境呢,也许此刻她已经到了天人境。

不过林顾苏暂时是没有打算去的。

“刹那到底在哪里呢……”林顾苏轻声呢喃道。

“刹那?他还没有回来么?”朝华突然大声说道。”他和我一起离开的,还以为他会先回来呢。”

“你说什么?”林顾苏猛然回头,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当初,我和刹那一起被皎华救了,皎华还为刹那恢复了身体,重入了轮回呢,他现在好好的呢,不过为什么没有回来呢?”朝华很是疑惑。

林顾苏半晌没有开口,她没有想到皎华除了救下朝华之外,还帮助了刹那,这便是她说的礼物么,想到那个冷若冰霜的寡言女子,林顾苏心中不知道是何感情。若是以后真有机会再见,她会道一声谢,真心实意。不过刹那没有回来林顾苏也没有什么在意,也许他有自己的事情去做,只要知道他平安,她便安心了。这几日便让人去给东冥乐送个信吧。

林顾苏脸上浮起悠闲地笑意,便再次坐下来吃东西,这般镇定让即墨昶渊也放下心来。一家人难得温馨在一起吃过了晚饭。

而此时,披上斗篷走在月色下的东冥乐忽然见到月下自己的倒影一分为二,一个颀长纤瘦的影子出现在了自己的影子旁。她一愣,匆匆抬头,便看到了不知何时立于那里的黑衣独眼男子。

“你一一”东冥乐不敢相信,眼中已经有晶莹闪烁。

“我想回去看看东冥家。”那个人清清冷冷地说道,抬头,黝黑的眸子中有着一丝感伤。

“好。”东冥乐一口回答,虽然这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这个人为何会想要去东冥家。

“对了,你刚刚是想要说什么?”林顾苏放下碗筷才想起被朝华打断的对话。

即墨昶渊叹道:“再等几日再说吧。”

谈?

林顾苏不知道即墨昶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几日后,林顾苏还没有听到即墨昶渊的话,倒是迎来了师傅一家子。

师傅的胡子剃了,看起来就是个清秀中年人,而张妙音在他身边温婉的模样,让人想到伉俪情深这个词。南褚真天还是有些寡言少语,不过那笔直的眼神,和清澈的眸光没有变化,对他的这对“父母”他表现的相当敬重。

“徒弟我可是走了大半个天上天特地来看你啊!”南褚非天一来便诉苦,本来是想要将这个让人操心的徒弟大骂一顿,但是见到林顾苏那憔悴的面容,他的怒斥就无法出口了,只能够诉苦。知道他徒弟醒了,他紧赶慢赶来终于到了这里,也怪南褚非天把他徒弟带到这鸟不拉屎的偏僻地方,让人找的心力憔悴!不过这话他是不敢对本人抱怨的。

“师傅辛苦了,师娘进来坐吧。”林顾苏对张妙音甜甜一笑。听说当初那日之后,张妙音便离开了张家,跟着师傅浪迹天涯,苦守几十年,一朝相逢,能够抛弃一切与情人厮守,林顾苏是佩服无比的。

南诗非天来此也就是为了看看林顾苏,他过去三年也曾经来看过沉睡的林顾苏几次,每每都是心痛无比,直说自己在那日无论怎么样都该把她拦下来林顾苏听着师傅说着这几年自己做了什么,脸上的笑一直没有消失。

一直到张妙音不好意思地拉开南褚非天这场谈话才终于结束。

在林顾苏这里南猪非天也就留了几天,他还有事情要办,便带着张妙音与南诗真天离去。

“师傅似乎过得很幸福。”林顾苏送走了南猪非天便喃喃说道。

“这样子你便安心了吧。”

“嗯?”

“那日我没有出口的话”

“哦,你想说什么?”林顾苏颇有兴趣地问道。

“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即墨昶渊轻轻吻在那洁白的额头上,抚摸上那柔软的肩头,笑声清雅:“我说过要和你成亲的。”

林顾苏享受着这刻温存,突然反应过来即墨昶渊说了什么,瞪大了眼睛。

“你说什么?”即墨昶渊不会随便开玩笑,林顾苏非常了解这一点,可是自己开出的条伴她也是非常了解的,要即墨昶渊变出那玫瑰和戒指不太可能,除非他能够去地球一趟。额…林顾苏冷汗下来了,不会吧?

即墨昶渊温柔地在林顾苏耳畔说:“阿苏,该见的人已经见了,不该见的人也知晓了消息,你该准备好了吧?”

怎么说的好像她怕了似的,要是即墨昶渊真的能够带她回去地球,他们一家子在那里生活肯定比这里要逍遥自在,想到地球那些东西,想到那和平盛世,最重要的是没有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存在,林顾苏心都开始发热了。

“行,去就去!你真能够捧着玫瑰和戒指跟我求婚,我就带着小轩嫁!”林顾苏发表了自己的豪言壮语。

“好,我们一言为定。”即墨昶渊握住了林顾苏凝脂般的小手,笑得清雅,却藏着几分狡黠。你终于要成为我的妻了。兜兜转转几年,时过境迁,即墨昶渊温柔地将面前不知道神游去了哪里的女子狠狠地拥入怀中。此后,她便是他的,他也是她的,他们自此会成为结发夫妻,恩爱不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