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动手

小说:扁鹊后人秦三思的现代生活作者:周武王更新时间:2019-05-21 00:37字数:213409

  十五。月圆。川南会馆。七楼。

  夜色如水,府南河流水静静,修建地铁的工地破天荒没有发出轰隆隆的噪音,这是个静谧的夜!凌晨一点多,七楼雕花玻璃后仍透出乳白光亮,渗透进漫天阴华中融为一体,让摸到一片冬青树中的零散几人困惑不已。

  贝之助眉头紧锁,一股不祥的感觉就像透过冬青树缝隙的月光一样,淡淡而又朦胧,让这位传闻中‘军师文士’一类的青帮长老始终定不下决心。

  猛虎何浩川满身带伤归来,之后连续外出,好像谋着一件大事。第二,七楼的人貌似多了几个,具体数字应该在十到十一个之间,这说明楼上已经有了防范。再者,一天前还是透明玻璃,短短半天便全换了雕花玻璃,这不仅仅是防止别人窥探那么简单。

  贝之助仔细将近来发生的异常事件整合了一遍,内心深处跳出一个吓他一跳的想法: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十几年沉寂,第一次出来竟是做这么一大笔买卖,贝之助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此时他想找个人商议一下看怎么办,但转头看了看不远处一丛绿油油的观赏植株后,他脸上透出股苦笑:“若不是自己一力阻拦,典经怕是早进去抢东西了。道不同,怎能谋同?”

  贝之助能忍,不代表典经能忍,况且他已经忍很久了。要跟贝之助那只缩头乌龟请示吗?这个念头没在典经脑海中存在哪怕一秒钟,便被强行驱逐出去。下一刻,典经用行动宣告了自己的选择。

  这时已是三点钟,圆月起微风,玉颜惹轻纱,一缕一缕云彩快速掠过圆月,在地上留下片片亮暗交替的阴影,宛如电影机上的胶片。三更,人困。丑时,月阴。典经不是傻帽,相反他挑的时机很好。

  如同一道黑影,快速绕过早探测清楚的摄像头监控范围,悄无声息摸到楼拐角处的阴影里,取下腰间的锚钩发射器,扣动扳机,‘啪’,伴随着一声略沉闷的空气挤压声,207kpa的压力弹射下,钨钢钩锚带着一条快速延伸的特制尼龙绳极精准射入预定区域。

  略从黑暗中探出一点身子,淡淡月光下,典经打出暗号:一切顺利,可以行动。贝之助第一个探出身,快速沿着典经走过的路掩了过去。接着是体型庞大的水牛,虽然偷偷摸摸藏头露尾的动作让他压根感到厌恶,但真做起来却丝毫没有破绽,极其灵活的掩了过去。

  接着是第四个,马飞。以他的身手摸到楼角轻而易举,可就在他借着几颗木棉树快速移动时却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心提到嗓子眼的事。川南会馆的一个精悍保安,似乎偷偷喝了点酒,晕乎乎的夹着跟十万伏电棒离了岗位,朝这边过来。

  由于保安背对着角落里的人,贝之助显在月光下,闪电般打出两个手势,第一个只是一根小指,意思是忍;第二个是掌刀向下,意思是万不得已时打晕。昨晚手势后便缩回阴影,紧张的看着搅局的保安。

  兴许是这段时间何夏风管的太严了,以至于这些平时酒不离口的汉子十天半月连酒味都没闻过。这保安今天乍一碰到酒爷爷,那还能刹得住脚?口头心里一再说只喝一杯,只喝一杯,结果两个关键位置的保安整整灌了三瓶。一个酒量稍小,正站直了依着墙壁睡觉,另外一个脑袋虽然迷糊,但没忘了职责,拎着电棒晃悠悠转了一圈后小腹一阵鼓胀。厕所?他妈太远了!所以这才绕过院墙到这边偏僻处,打算开闸放水,浇灌木棉。

  典经仗着二号人物盛秋,自然可以不怕贝之助,但马飞自认没那个本事也没那个胆量敢逆了他的意思。所以当看到保安朦胧双眼快闭到一块后,这个平躺着隐藏在树下一层观赏植物后的汉子选择了隐忍。这本无奈,鬼知道里面得知失踪一个保安后会做出什么举动。于是,马飞便直面了惨淡人生!

  鲁迅说的吧,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人生。

  但马飞面对的却过于惨了些,当透过稀疏的枝叶看到保安掏出的货后,这个卵蛋跟身材很不相符的青帮战将便涌起一阵不舒服。不过不舒服并没有持续多久,紧接着一股沛然金黄涌出,劈头盖脸浇在他脸上,心里的不舒服早成了深深耻辱以及无边怒火。还不算完,保安被冷风一吹,一阵颤抖后赫然打出一个喷嚏,喷出的鼻涕被甩出去后大部分落到马飞身上。马飞心里一松,以为苦难要过去时,耳中传来了保安鼓动喉咙的声音,连续干咳几次后声音终于由嘶哑变为清楚,接着没出乎马飞预料,一口浓痰不偏不倚吐在他脸部上方的几根纤细树枝上。“不要掉,不要掉……”马飞面色凄惨,拜遍十方神佛祈求那口金黄浓痰不要掉落。但这个世界有一个不算真理的真理,这个真理就是,你越希望某件事发生时他偏偏不发生,而你不希望某件事发生时他偏偏就发生了。马飞任命的闭上眼,清楚感到一团没凉透的粘稠物滴落在鼻尖。保安晃悠悠转身。马飞满腔怒火早化成了鹅米豆腐,庆幸自己的苦难日子终于结束。于是那条真理又得到了验证,刚走几步的保安胃部一阵抽搐,在马飞绝望的眼光中,扭身、张嘴……

  阴影中,一向甚有容人之量的贝之助也忍不住跟旮旯里的典经水牛挤在一堆,捏鼻子排斥着马飞身上传来的酸(胃酸)味、臭味、骚味、酒味、发酵过的特殊味。

  典经骂了一句娘,松开捏鼻子的手快速而又低声骂道:“操,你这身味儿隔八百米都闻得到,还执行个屁任务,给老子滚回去当接应,把你弟马翔换来。”说完赶紧捏紧鼻子,眼睛也不再看马飞一眼。娘的,真恶心!

  马飞羞愤满面,也知道自己这份上根本不可能上去,一语不发潜回去和马翔换了位,脱掉外套塞的远远的,这才裸着膀子用手一遍遍擦身上被浸湿的地方……

  角落里,典经象征性的让了一下贝之助后,一刻不停的抓起绳索,手掌一绞,凭着并不粗的绳子快速拔高。接着是水牛,这家伙浑身是力,毫无阻滞上了顶楼。典经自然不会再小巧貌似文弱的贝之助,因为几天前,就是这个在音律方面造诣特高的家伙生生扭开六圆筋,在绝路下开出一条生路。贝之助让马翔原地等候,并接过马翔递过来的绳索,斜跨在肩膀上迅速攀升。

  这个位置是精选的,楼顶处是一个建筑死角,阁楼一样的小建筑占了大部分面积,从外面看绝对不会想到角落里还有一个堪堪能容下三人的排水区。

  事实正是如此,明知道水牛一个人能占两个人空间,最先上来的典经早站到阁楼边缘、离地面几十米高处一道介于二四墙和三六墙之间的狭窄通道上。五分钟不到,最后动手的贝之助出现在楼顶,探出头轻声道:“按计划行事。”说完后把粗大绳索分成两股,分别套上一个滑套,以备不时只需。水牛本身扛着一条绳子,这时也做了准备。

  早已探明,以楼角为中心,十一点钟方向四米处左右有一个遮阳伞,全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守着。一点半钟方向七米处有一个点,情况同上。十二点钟方向九米处有一个点,情况同上。

  连续多天高强度的工作,几个保安早已精神疲惫,这会儿又正好是凌晨三点多,人最困的时候,三个人各自坐在旋转软椅上,歪着脑袋早已睡熟。

  沿着二十余厘米的狭窄边缘摸到楼顶大面积处,饶是贝之助典经等人胆大如卵也不禁紧张了一回。从心惊的感觉中恢复过来后,他们迅速镇定心神后,三个人改了计划,悄无声息摸到各自目标前,眼神交汇一下后同时动手……虽然三个人的结果相同,都是晕了过去,但过程却迥异。

  最近处的水牛,一只钢铁巨手近乎野蛮的掐住保安脖子,生生憋晕了他。一点半钟方向的典经,伸手一个轻摆卸掉保安下颚,然后左手摁头,右手握拳,狠狠砸到后颈,干脆利落晕倒一个。贝之助只淡淡拍了一下保安,当保安迷迷糊糊站起时,他掌刀闪电般落下。刚站起的保安头一歪,又软回椅子上,倒跟先前的睡姿没什么两样。

  不费吹灰之力搞定这个最大障碍,贝之助心中那股不安更加强烈。这也太顺利了,顺利的让人不敢相信。楼顶三人原本互为犄角,想要同时拔出极为困难。贝之助早定下的计划是用藏在三人腰间的麻醉枪同时射击。当然前提是三人必须在不足三十厘米的狭窄边缘叠人梯,送一人上到小阁楼上,然后再把其余一个或两个拉上去,这样才能保证同时射击(一个人可以沿着小道到尽头处射击,也可以上到阁楼顶射击,视现场情况而定)。这样一来,危险系数便要高许多,首先是叠人梯,那种地形下叠人梯……一句话,厕所里打手电,纯粹找死。再就是远程武器,有效射程三十米,楼顶风大,一旦不能命中……后果可想而知。

  不过……如此轻松……真是出乎人意料!

  事到如今,便如离弦之箭,只能一口气往前冲!

  YD的老雨嫌我拖情结,OK,满足他,咱来点带味的!悄悄说:这章武王其实想晚点发的,至少……弄个一万字的大章吧,可某位坏人不屑道‘没推荐你还更一万字,脑袋秀逗了吧’于是武王掩面泪奔,5555……武王好可怜……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